阳光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之狼图腾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能去省里?
  顾言现在已经从徐婉婷的嘴里明确地了解到,他们调查组真的开始目光注视在康达坤的身上了。

估计都在琢磨,或者在市里面看康达坤的资料呢。

不对,很可能已经开始深入调查了,只是顾言还不知道罢了。

但是顾言觉得,康达坤那个老狐狸,其实没那么容易调查得出来。

毕竟那个老狐狸一旦是闻到了猎户的味道,躲避得比谁都快。

顾言就假装催促徐婉婷赶紧查啊,没证据先抓起来审讯嘛,总能有点消息出来呢。

毕竟当初可是那样对待他的,让顾言躲藏在了小旅馆里面根本都不敢出来。

徐婉婷严重翻个白眼:“你能和他比么,你只是个秘书,再说了,你还是正主曹正阳的贴身秘书,不先抓你抓谁。”

这说的,顾言就相当无语了,还没办法反驳。

这就是身份的特殊情况吧,谁让自己只是给曹正阳站岗干杂活的呢。

这就算了,自己连让他们调查调查找找证据都不需要,先抓再说。

顾言憋屈地嘟囔:“被你这么一说,感觉我自己好窝囊。”

“咯咯咯咯”突然徐婉婷就笑了,用白皙手指捏了捏他的脸蛋:“好了,我的男人,谁让你当初身份特殊呢。”

“当然你放心,以后会好起来的,只要是你好好在林山县努力,以后最少给你提拔成局长。”

“是么。”顾言挑眉笑道:“靠谱不靠谱啊,别到时候案子一结束,你把我甩了不要我了。”

看起来顾言只是开玩笑,好像是在调侃徐婉婷。

其实是在试探徐婉婷,毕竟这也是顾言一直担忧的问题。

这个女人要是等到案子一结束,把她弟弟的脏水给擦干净了,铁定把自己给甩了。

谁知道徐婉婷不笑了,一直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冰冷地看着顾言。

顾言被她盯着尴尬,郁闷的道:“你干嘛,一直这样看着我。”

徐婉婷好一阵才轻启朱唇,淡淡的道:“顾言,男人,你当我徐婉婷什么人?”

什么人?你可是相当恐怖的女调查组组长,整个津海市,谁不怕被你给盯上?

顾言咽了咽口水,他现在可不想把这个女人给逼急了,别被这个女人一恼火收拾了自己。

他赶紧道:“我这就是随口一说。”

“但是我讨厌这种随口一说。”徐婉婷声音冰冷,一下子变成了非常冷酷的,审讯他时的女组长。

顾言现在才有了一种当初面对女判官的味道。

他也是赶紧道:“你发什么火嘛。”

“你说呢。”徐婉婷干脆直接坐起来坐直了,双眸里面透着冰冷和生气:“顾言,我徐婉婷把什么都给你了,甚至还处心积虑的想办法帮你,结果你竟然这么怀疑我。”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当成水性杨花的女人了么。”

“没没没。”顾言赶紧去抱她,双手紧紧搂着白皙的手臂往自己怀里抱。

徐婉婷想挣脱开,但是顾言力气太大了,挣脱不开,很是生气的骂他:“放开我,你个混蛋,放开我。”

“不行,我可不舍得放开你。”顾言直接强行把她搂在自己怀里:“看见你生气,我心里实在是太担忧了,我说错话了好么。”

徐婉婷还是不依不饶,想推开顾言。

顾言没办法,只好一边搂着她在怀里,一边轻拍她光滑的春光外泄的后背。

他又是在徐婉婷的耳边无奈的苦涩的道:“我是怕你案子一结束,就不要我了嘛,我当然担心了。”

“毕竟你是高高在上的省里面的厅长,而我只是一个林山县的小助理,甚至随时都会被人当杀鸡儆猴的那只鸡给宰掉,这么差距大,我没自信嘛。”

顾言的不断安慰中,也终于让徐婉婷不在拒绝了,让顾言紧紧搂着自己。

徐婉婷老实下来之后,就被顾言更紧的抱在怀里,还哄着她从新躺下,更是又翻身上车。

这次徐婉婷顺势的推着他不满的很:“你都怀疑我了,你还要欺负我做什么。”

虽然顾言是反对的埋怨,责怪,但是话里话外可都是温柔,像是一个小妻子撒娇一样,楚楚可怜的声音让顾言喜欢得不得了。

顾言主动吻上去,轻声温柔的安慰:“那你答应我,永远不会离开我,做我永远的女人,我怎么还会怀疑你呢。”

重新挂挡,这次徐婉婷虽然还责怪他,假装不满,但是也半推半就的配合他重新启动。

悠扬的歌声再次响起,徐婉婷的老公加油喊声从轻声慢慢变成了催促。

各种老公我爱你,很爱你,永远不会放弃你的缠绵之声在整个房间回荡。

从初时的浅尝辄止,慢慢成了一往情深。

对待如此的温柔,顾言自然是散开所有青春活力,好好挥霍无度。

歌声陪伴,如同加油器,一声声的老公中,顾言策马扬鞭。

更是顾言还紧急刹车三百六十度的拐弯飙车,徐婉婷同样配合默契,更是鸣声回荡。

终于双双汗流浃背之下到达终点,顾言大气喘着刚回归。

徐婉婷又是如同小猫咪一样休息一阵凑在顾言的怀里。

不过这次徐婉婷可是更温柔了,嘟囔轻声在顾言怀里娇声娇气的:“老公,你,你以后能不要怀疑我么。”

“我心里会好难受。”

顾言也是相当配合地重新搂着她在自己怀中,享受着润滑的肌肤,好好安慰:“好好好,老公再也不怀疑我家宝贝了,记得一辈子不许离开我哟。”

“嗯嗯嗯。”徐婉婷这个时候如同一个开心的小姑娘一样,更是和顾言紧紧挨在一起。

无尽的缠绵,让俩人又是成了腻歪在一起的热恋情侣。

激情过后,徐婉婷才温柔的劝道:“老公,我知道你一直在林山县,心里一定很委屈,不过你别着急呀,市里案子一结束,我很快就能发动关系调你出来的。”

“而且哟,甚至最多再有两三年,我能调你去省里呢。”

是么,还有这好事?顾言奇怪:“我能去省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