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文学 > 科幻小说 > 穿成恶毒夫郎养家记 > 第226章 第226章 晋江独发
秦逸一路往里面走, 径直到了内院里。

在看到秦逸回来的时候,府里的丫鬟婆子们都表现得格外的惊讶,惊讶之余甚至还带着几分庆幸的模样。

只是秦逸并没有看出他们的这份心思来,一心一意的往前直到了里面去, 直接就来到了内院。

“老爷。”站在门口的丫鬟看着突然出现的秦逸, 脸上的惊讶之色怎么都遮掩不住。

秦逸朝着她点了点头, 然后同着里面指了指,直接问道:“夫人呢?在里面?”

说着,闻着里面散发出来的味道,不由皱起了眉头,有些奇怪的问道:“这里面是怎么了, 为什么那么浓重的药味?”

丫鬟听到这里, 眼里闪过几分恐惧,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支支吾吾了一番,“没,没有什么,只是夫人喝的药而已。”

秦逸看着她慌张的模样,突然就想起来了沈涟看着自己似笑非笑的样子, 刚刚回来的时候家里那些下人躲闪的目光, 以及这古里古怪的内院。

秦逸心里咯噔了一下, 随即看向了面前的丫鬟, 朗声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奴婢被秦逸的气势震撼住了, 可是她也害怕被里面的人知晓自己说了这话到时候惹祸,只能哭着道:“奴,奴婢,奴婢也不知道, 老爷,你自己去看吧!”

秦逸看着她这样子,顿时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恨声道:“你这没用的东西,让开,我自己进去。”

丫鬟也不敢在门口堵着,直接就让出了自己身边的位置。

秦逸径直推开了门进去,一进门就被里面浓郁的药味给熏晕了,他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待这股子气息散掉了之后,径直朝着里面走了去。

结果,秦逸在里间和外间都没有找到冉婉钧。

秦逸在这里没有找到人,他便想着回去找找人问,结果在转身出去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那柜子似乎是没有关严实。

秦逸想到了一个荒谬的可能,可是他很快又觉得这个想法是可能的,他慢慢的走了过去,快速的拉开了那个柜子,结果真的在里面发现了一个瑟瑟发抖的人影。

看着这人的身影,秦逸稍稍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她有些无奈的道:“婉钧,你躲在这里做什么?我回来之后见不到你,我是真的很担心。出来吧!我们说说话。”

里面的人不懂,只是一个劲的摇着头,直接将脸往里面给藏去。

“好了,别闹了,出来吧!”秦逸在外面劝说了一会儿,结果里面的人就是不动,甚至随着秦逸的靠近,越发的往里面缩了进去。

秦逸在那里劝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失去了耐心,先是警告了一句,“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是你自己不出来的,别怪我用强了。”

说完,不待里面的人有反应,直接伸手进去拉住人的手腕,直接将人给强硬的拉了出来。

在拉人出来的瞬间,里面的人失声尖叫起来,秦逸也看清楚了她的脸。

原本娇美如同仙子一般的脸,如今已是坑坑洼洼的模样,上面还有可怕的疙瘩和化脓的脓包。

秦逸拉着她的手一下子就松开了,喃喃道:“你,你是谁?你不是冉婉钧,你把她弄到那里去了?”

里面的女人终于反应了过来,当即就朝着外面走了出来,看着难以置信的男人,朝他道:“我是冉婉钧啊!我就是冉婉钧啊!我如今变成这样,都是被沈涟的夫郎害的,都是他害我的!明明该是他喝下去的东西,最后竟然跑到我的脸上来了,明明该是他喝下去的东西啊!”

听着冉婉钧的三言两语,秦逸终于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了,冉婉钧趁着自己不在的时候想要害人,结果最后反而是自己自食了恶果。

秦逸看着面前朝着自己哭得凄惨的女人,以前的冉婉钧哭起来是梨花带雨的模样,只会让他觉得怜惜,而眼前这人哭成这般模样,却是让他有几分厌恶,甚至不由生出了几分想要吐的冲动。

最终,在这个女人靠近自己,想要扑到自己怀里哭的时候,秦逸终于还是跑了出去。

听到外面传来的呕吐声,冉婉钧哭泣的表情呆住了,紧接着变成了一种深深的怨恨,那里面的恨意直让看着的人觉得不寒而栗。

在嘉奖了这次有功的陈冕和秦逸之后,皇上的心情很好,想了想之后就去了后宫姚贵妃那里。

一进宫门,只见原先富丽堂皇的宫殿,此时变得格外的萧瑟,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寒酸了。

皇上进门的时候,原本在门口守着的宫人当即就站了起来,然后看向了门口的方向,原先懒散的态度也变得恭顺了起来。

“皇上!”

萧炎抬手制止了他们想要说的话,缓缓道:“我过来就是想要见见娘娘,你们都退下去吧!”

“是。”太监和宫女们都会意,随即很快就退了下去。

等到他们都离开了之后,皇上这才抬脚迈入了这个皇宫当中。

很快,皇上在主殿的正座位上,看到了正坐在椅子上,穿着格外华丽的姚贵妃。

昔日里风光无限的姚贵妃,即便是落魄了,眼下也依旧保持了高傲的姿态。

在看到皇上进来的时候,她朝着人弯了弯嘴角,随即道:“皇上,你来了?”

萧炎看着她,随即点了点头,应道:“看来,贵妃娘娘该是明白发生什么了?”

“自然。”姚贵妃定定的看着面前年轻的帝王,像是要把他看透一般,最后喃喃的说了一句,“我倒是小瞧你了。”

“不,娘娘你只是托大了罢了。”

姚贵妃听到他的话,当即就笑了起来,笑得撕心裂肺,最后看着面前的男人道:“你说得对,我是托大了。我以前倒是没有看出来,你竟然能成长得那么快,快到我都未曾反应过来。”

贩毒案,斩断了她来钱的路子。

贪污案,斩掉了她积累了那么多年的人脉。

如今这西北案,断掉了她背后最后的威慑。

姚贵妃不恨自己那愚蠢的边关兄弟做出这样的事,她只是觉得他太愚蠢了,在事情未成之前就做出了那般大的动作,以至于到了现在不仅害了他自己,连带着他们也要跟着遭殃。

姚贵妃感叹完,看着面前年轻的皇上,笑道:“这般,倒是恭喜皇上了,如今该除的已经除掉,日后怕是能高枕无忧了。”

皇上听着她的话,倒也不生气,只是看着她道:“贵妃娘娘说这话就过了,毕竟这天下那么大,有些东西掩着藏着,万一那天又冒出一个不让朕省心的,朕怕是又要苦恼许久了。”

姚贵妃听到他这样说,抬头定定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年轻的皇帝几眼,最后勾起了红唇道:“皇上说得对,只是这烦心事,还是能少一件是一件得好。只望,皇上能看在烦心事少一些的情况下,能给那些不起眼的蝼蚁一些生路。”

“朕会考虑的。”

皇上收起了自己戏谑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本该上了一些年纪,眼下却依旧风韵犹存的妇人,似乎才短短的几日不见,她就苍老了一些,“朕还有事,朕就先走了。”

等皇上的身影离开了姚贵妃的宫殿,她从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那些华丽装饰,朝着旁边的宫女道:“去,把本宫准备好的那个东西拿过来。”

宫女听着姚贵妃的话,眼里流露出了几分挣扎的神色,最后还是朝着姚贵妃福了福身,紧接着便去将她要的东西拿来了。

等到宫女把东西拿回来的时候,姚贵妃已经慢慢的走到了自己的梳妆镜前,整理起了自己的仪容仪表来。

看着自己在镜子里的样子,姚贵妃轻轻的梳理着自己头发上的簪子,喃喃道:“先帝在的时候,他可是最喜欢我这般模样的打扮了。”

宫女将姚贵妃要的东西拿了过来,眼下正站在她的旁边,听到她这样说也不敢吱声。

“拿来吧!”

宫女将东西递了过去。

姚贵妃拿过那精美的瓶子,看着那华丽的瓶身,最后定定的看了许久之后,这才打开了瓶盖子,一仰头就喝了下去。

等到姚贵妃喝完了,她又让宫女扶着她上了床去躺着,随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一个时辰之后,当值的太监急冲冲的跑到了御书房内跪下,朝着上面的年轻帝王道:“皇上,姚贵妃娘娘去了。”

皇上手下的笔没有丝毫停顿,直接道:“朕知道了。”

说完,又朝着旁边的老太监道:“曹公公,通知礼部那边,准备发丧吧!”

“是!”

晚上,林国公府就知道了姚贵妃离世的事。

林国公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脸上的神色格外的灰暗,嘴里喃喃道:“败了,败了,怕是我们也难逃一劫。”

林国公夫人在旁边看着他这样,也跟着害怕了起来,不由道:“老爷,你这是怎么了?老爷,你说句话啊!我们不是还在等着姚贵妃帮忙牵线的消息,怎么她一下子就没了?”

自家夫人的声音,终于还是唤醒了林国公的神志,他一拍大腿道:“牵线,眼下还牵什么线,以后莫要再提这件事了!眼下,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家里的小辈挑选一些出来,送回老家去休养生息。这也算是,为我们林家被清算,留的一些后路了。”

林国公夫人闻言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随即像是认命一般,狠狠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老爷。”

林国公抬头看了一眼外面阴沉的天空,嘴里有些苦涩,“眼下只希望皇上看在姚贵妃这般认命的份上,能给我们林家一点生路。”

酥饼前来传信的时候,沈涟正和林小九在厨房里做吃食,他知道这个消息倒也不意外,只是有些感叹。

似乎,经过他沈涟这一朝重生,这世上的许多事的轨迹都变了。

沈涟想完了这事,看着面前的酥饼,朝他笑道:“好了,这事我知道了,你先走吧!对了,秦府那里,你还是给我盯着点。”

“好勒。”酥饼拿着林小九刚刚烤出来的小饼干,朝着沈涟笑得格外的干脆,应了一声之后就干脆得离开了。

目送着酥饼离开,沈涟也不再耽误,转身就回去了屋子里。

到了厨房的时候,林小九正在做酥肉,今天准备蒸个梅菜扣肉吃。

沈涟进去的时候,林小九刚刚把腌制好的酥肉交给旁边的安格,让他帮忙炸了,然后等冷了之后切片,这之后才好上锅一起蒸。

见到沈涟进来,林小九有些好奇的询问,“这是又发生了什么事吗?”

沈涟朝着他摇了摇头,过去接过他手里正在弄的东西,笑道:“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宫里的一个娘娘去了。”

“哦。”

林小九不知道其中的关窍,只觉得是宫里的娘娘的话,那就同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

“对了,我才发现马上就要过年了,今年家里的人多了那么多,我们得提前准备一下东西了。还有,那几个店里伙计的年礼也要去准备一下,只是到时候发的话,我还得过去跑一趟。不,应该是跑几趟。”

沈涟在林小九的旁边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说着家常,偶尔在他需要提出意见的时候才会插上一句嘴,最后都是道:“好,这些都听你的。待明日或者后天这天气晴朗了,我们就一起出去采购。”

“那我们先去街边的店铺看看,然后再去店里看看,最后再去菜市场。”

林小九有条不紊的规划着,沈涟在旁边听着,时不时得应和一声。

不远处,正在忙碌的安格朝着旁边埋头做事的安进挤眉弄眼了一番,然后朝着沈涟和林小九的方向努了努嘴,做出了搞怪的样子。

安进没有安格那么好奇,只是看了一眼之后,他便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心里嘀咕了一句,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感情这般好的夫夫。

窗户外,踏雪正坐在它吊在房梁上的窝里,懒洋洋的打着哈欠,盯着厨房里做菜的众人。

它下面是两只正啃骨头啃得不亦乐乎,偶尔喉咙里还会发出呼噜噜声音的狗。

天公不作美,沈涟原本和林小九计划着第一日就出门去采购的。

谁知道,这天气又是刮风、又是下雨的,沈涟不放心林小九出去,刚好林小九自己也不喜欢这种湿哒哒的天气,于是便在家里留了下来。

两人在家里又待了好几天,这天气才稍稍的好了一些,好到了可以出门的模样。

看着出晴的太阳,林小九从一醒来就表现得很开心。

沈涟在旁边帮他穿衣洗漱,有些好笑的问道:“你就那么开心?”

林小九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道:“嗯,我就觉得能出去走走,不用在屋子里闷着,我就觉得开心。”

“你啊,开心就好。”沈涟将拧干的热毛巾,交给了旁边的林小九,看着他呼噜噜的给自己擦着脸,又把视线落在了他的肚子上,然后轻轻的皱起了眉头来。

沈涟没有生产过,但是他还是觉得林小九这肚子比起寻常哥儿来,这个月份的时候,好像还是要大上不少。

林小九放下手里的毛巾,看着沈涟皱着眉头看向自己,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沈涟摇了摇头,随即朝他微笑道:“没事,只是在想待会儿出去的时候要不要雇一辆马车,不然待会儿要是买的多了,怕是不好拿回来。”

林小九想了想,最后朝着面前人摇了摇头,“我觉得这个倒是不要了,我可以自己走走,要是买的东西多了,我们就让他自己送过来,再给他们一些辛苦钱就好了。”

沈涟对于林小九的安排倒是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听到他这样说了之后,也只是朝他点了点头,然后道:“嗯,那好,我们走着去好了。”

说完,沈涟便去帮林小九拿今天要穿的衣服去了。

林小九在沈涟帮助下穿衣服的时候,还觉得有几分不太好意思,小声嘟囔道:“其实,我这些事情可以自己做的,不用你帮忙。”

沈涟抬头看向面前的林小九,朝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来,“没关系,我喜欢帮你做这些事情。”

林小九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低头去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有些奇怪的道:“你有没有觉得,我这肚子好像有些大了。”

沈涟朝着林小九的读者看了一眼,却是道:“没有,我想着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怎么会大了。”

林小九对于他的话有些将信将疑的样子,不过他自己也没有什么经验,只能跟着点了点头,妥协道:“好吧,那可能是我想多了。”

“走吧!安格他们应该把饭给做好了,我们现在过去吃饭吧!”

沈涟把他衣服的最后一个结给打上,最后看着他道:“吃完早饭,我们就出去。”

“好。”

沈涟牵着林小九离开的时候,却是在心里盘算着林小九生产的事,眼下还不到月份,可是他为了林小九的安全,还是得提前准备起来了。

首先,得换一个大房子,这样不管是孩子、奶娘,还是要更多的下人,这才有地方住。

其次,他需要物色好的接生的人,最好是有经验的老哥儿,让他们提前进到家里来等着,保证林小九到时候的安全。

最后,他得再找几个贴身的下人,到时候林小九的身子不方便,若是自己不在家的时候,林小九也有个能使唤的人。

沈涟在心里把他需要注意的事都过了一遍,他们吃饭的地方也到了。

等到吃完了早上热乎乎的粥和包子,沈涟确保林小九穿得已经算是暖和了之后,又给他弄了一个暖炉,这才牵着他一起走了出去。

按照林小九的规划,他们先是去了不远处的街道上看了看,先看看要准备装备那些过年要用的东西。

紧接着,他们便是去了店里,问了店里的管事具体的情况,并且拿了店里管事记录的账本,准备看看每个店的盈利,以此来确定每个店发红包的奖金。

等沈涟护着林小九从店里出来,准备去菜市场的时候,突然就看到了一队轻骑从他们的面前飞驰而去了,看起来杀气腾腾的样子。

林小九看着他们的背影,只觉得有些奇怪,不由朝着旁边的沈涟问道:“他们这是要去那里?”

沈涟这几日虽然都待在家里陪着林小九了,但是该知道的事情,他还是知道不少,眼下这些飞驰而过去轻骑,他还是猜到了几分他们要去做什么的。

只是还没有等他开口朝着林小九解释,站在他们旁边的小一便迫不及待的同林小九道:“小东家可是知道近日回城的陈都尉和秦官人?”

林小九点了点头,“知道啊。”

“那小东家可知道他们这次是去了那里?如今回来又是打了什么胜仗?”那小一神秘兮兮的问道。

林小九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最后终于想到了什么,朝着旁边这个人道:“我想起来了,这些我也听过一耳朵,说是去西北评定叛乱的,眼下回来也是因为那边的叛乱平息了,所以他们才回来的。”

“对咯!”

林小九看着这小一神色激动的样子,有些奇怪这西北又和着游街有什么关系,面前人又在自我高兴些什么。

那小一也是个人精,很快就解答了他的疑惑,道:“小东家只知道他们家是西北那里的大奸臣,这秦官人和陈都尉都是去讨伐他们的。可是你应该不知道,他们不仅是那里的大奸臣,在他们当地的领地上作威作福、鱼肉百姓,在这个京城里也是有内应,那内应跟着他们一起狼狈为奸,这才贪污了不少的百姓银钱。”

林小九在旁边听着可乐,觉得这小一倒是有几分说书的天分。

“眼下这些官老爷啊,他们去抓的人就是和这些人狼狈为奸的人,说起来,这些人还和小东家你竟然是一个姓氏的。”

林小九听到这里有些好奇起来,“他们也是姓林的吗?”

“是啊!那可不是,以前还是这城里说一不一的大家族,和这宋家也差不多,只是眼下被抄家,怕是维持不了原先的体面了,也不知道会不会轮到宋家。”

说这话的时候,小一还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看起来跟川剧变脸似的。

林小九总觉得这姓氏有些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了。

沈涟在旁边看着他的样子,朝他轻轻的笑道:“好了,既然这店铺已经巡查完,那我们就回去吧!”

林小九闻言扭头看向了旁边的沈涟,最后点了点头应声道:“嗯,回去吧!”

“好勒,小东家,你们慢走啊!”小一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表现得格外的殷勤。

跟着沈涟离开的时候,林小九还是有些忍不住嘀咕,“那小一说的宋家,我怎么觉得我好像在那里听过这个家族,听起来还怪是耳熟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