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文学 > 穿越小说 > 罗织枉罪 > 第四章 真疯?
  只见贾诩摇头晃脑,手舞足蹈,疯疯癫癫在屋内奔跑,时哭时笑。

  一会与桌腿较劲,张开小口使劲咬,牙口崩坏鲜血直流,疼得嗷嗷直叫。

  一会骑到尚未断气的翠儿身上,小短腿跨上去,往身下拍打:“骑马马啰!驾驾驾……”

  见身下毫无动静,瘪着张脸嘟囔着:“一点也不好玩!”

  还愤恨的踢了几脚。

  “那位漂亮姐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贾诩看见王氏后眼睛一亮,似乎发现新大陆,神神秘秘道。

  王氏一脸戏谑:“哦?诩哥儿想告诉姨娘什么?”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为了爱与和平呃……台词忘了,其实我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主要任务是抓晚上不睡觉的小朋友!哈哈哈……”

  王氏脸上露出狐疑之色:“许妈妈,诩哥儿与翠儿关系如何?”

  “张氏生前病重,大郎一直由翠儿抚养,想必应是亲近之人。”

  『难道真被吓傻了?』

  王氏拿不定注意,她今晚敢冒此大险除掉贾诩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老爷的态度,除了一次书房谈话外对贾诩可谓不管不问,就算知道她将贾诩安置北院也没说什么。

  第二的原因就是张家,楚王继位不过三年正值国内势力重新洗牌期。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楚王想提升自己的控制力就要对六部下手,换上自己心腹。

  六位接班人选早已确定,他们所缺的只是上位的名望。

  贾诩外祖父张繆乃礼部尚书,虽说给予楚王上位前一些帮助,但是这老狐狸又与当时的太子暧昧不清。

  典型的两面派,这种看似双方势力都沾点关系的人,其实双方势力都不沾。

  所以张繆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官位,跟本没有时间理会这个外孙。

  贾诩现在是自家不疼,亲家不爱。

  这便是王氏分析得出的结论,所以她认为此时是除掉贾诩的最佳时期。

  但依然会有风险,若是张繆下台前拼尽全力为外孙报仇,也是他们王氏不能接受的结果。

  另外老爷是否会因贾诩之死,怀恨与她?这也是未知之事。

  现在贾诩若是真疯了,情况就不一样了。

  从情理上来说,张氏已死,她又为贾家生了个儿子,扶正是必然。

  从势力转换来说,张家眼看日落西山,而王家有太后这棵大树庇佑,贾谊也必然将她扶正。

  既然扶正是板上钉钉的事,那她的儿子贾宏就由庶变为嫡,在贾诩疯了点情况下,家产继承权自然落到贾宏身上。

  不杀贾诩比杀贾诩的结果所担风险要小上许多。

  关键问题是贾诩现在是否真疯?

  王氏需要的是,能证明贾诩真疯的证据。

  人就是这样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时,就会按照结果去找过程!

  就好像被后世推崇的“神书”《推背图》。

  世人知道武则天会称帝,然后再从《推背图》中去寻找蛛丝马迹。

  殊不知讖语书就是一本话术书,简单来说无论你怎么推都能得到武则天是天命所归。

  比如后世人认为是武则天称帝的谶语中“日月当空”可以看做阴阳、皇帝皇后、“不文亦武”不是文臣就是为武将;再配一张女子拿刀图,这可以理解为拿刀去行刺,也可以理解为拿刀去救驾。

  就是这种囊括皇帝、皇后、文臣、武将、男人、女生的江湖算命话术书却被后世网络封为神书。

  这是因为他们知道结果,按照结果去推过程,一旦发现某个点与结果接近,就认为这是过程。

  王氏现在也一样,她心里接受的结果是贾诩真疯,所以她要去推那所谓的“过程”。

  不多时,王氏眼睛一亮,她想起一月前王氏临死的时候,贾诩的表现。

  她当时还以为,贾诩悲伤过度,脑袋坏了。

  看来这时的疯,失那时落下的病根!

  所以她现在确信贾诩是真疯!

  “罢了罢了,既然他已经疯,就饶他一命,让其今后像畜牲一样活着!”王氏佛口婆心,悲天悯人道。

  这不,狗腿子许妈妈立刻恭维道:“还是二娘子菩萨心肠,这小畜生能得此等造化,是前世修来的福份。”

  而站于王氏身后的刘妈妈,却是眉头紧缩,急忙出言道:“二娘子,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呀!”

  “你个下人懂什么!”王氏脸上隐隐有怒气浮现。

  这群下人只懂府中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却不知这关乎到家族争斗,朝堂争斗。

  刘妈妈正想再次劝说,见其表情,心里一咯噔,退后一步不再言语。

  “你们几个将这贱婢的尸体拖出去,扔在乱葬岗!”许妈妈见自己的老对手吃瘪,内心舒畅极力表现。

  躺在地上的翠儿早已经断气,或许是在王氏考虑贾诩是否真疯时,或许是在得知王氏饶贾诩一命时。

  只知道她走的很安享,甚至肉嘟嘟脸上挂着一抹微笑。

  殊不知许妈妈的举动让王氏更加恼怒,这两位老妈子是王家为她精心挑选的陪嫁妈子,刘妈妈头脑灵活时长帮她出谋划策,只是有时说话不太顺心;许妈妈对于管教下人颇有心得,用起来也顺手,就是长着个猪脑袋。

  你让一个贱婢的尸体先她而出,多晦气!

  刘妈妈会其意,拦住下人:“二娘子,这里晦气,您先回屋歇息吧,这里交给下人处理。”

  王氏点头,举止端庄拿出丝帕轻捂口鼻,隔断“晦气”,带着下人从容淡定朝屋外走去。

  “你们抢我马儿干嘛?坏人!我咬死你们。”

  王氏走后留下来的两个下人,便开始抢夺贾诩的“马儿”。

  其中一个下人被贾诩烦得恼火,一脚将他踹翻,晕了过去。

  下人抬着翠儿尸体没走多远,只见刘妈妈从一处黑暗中走出,冷冷说道:“今晚你二人守在大郎屋前,若是装疯,无需禀告,直接杖毙!”

  “可是二娘子……”

  “一切后果由我承担!”刘妈妈从衣袖中摸出二两银子塞给他们。

  两下人得到银子后千恩万谢,表示保证完成任务后,美滋滋的抬着尸体远去。

  佛寿斋佛前默念数遍往生经文的老菩萨,见久久没有噩耗传来,停下手中动作,自言自语道:“愚不可及!”

  ……

  北院小破屋内“昏迷”的贾诩突然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沾满翠儿血液的双手,不禁流下眼泪。

  他想哭,嚎啕大哭!

  但是他知道不能那样做!

  双手紧紧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就这么“静静”的躺在地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