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文学 > 其他小说 > 洋葱素雪 > 黑白对抗(六)(一)
“谁说是偷拍的,你不知道,这个精彩的瞬间已经成了娱乐报纸上的头版头条,这可不是照片,是一张贺卡。”素雪说,还将他翻过去,让洋葱看,的确是张贺卡,没想自己一瞬间就出名了。但是他没有满足于这个。

“洋葱,你在想什么。”素雪看着洋葱,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你看看,麦子的身后还有一个人啊,他戴着墨镜,手放在嘴边,捂着自己的半个脸,你没有看到什么吗?”洋葱问。

“没有什么啊,只不过这样显得比较帅一些啊,不过还是没有你帅。”素雪说,洋葱真是无奈,这个时候,还在说这个,不过他倒是想到了些什么。那天,他去上厕所,出来时,撞到了一个人,好像是个老大的样子,老大左边的那个人,也戴着墨镜,他的嘴角处有一颗和陈雨林一样的痣,舞台上的这个人,长的和他很像,有用手挡住,仿佛不只是单纯的做一个动作,好像是在刻意的挡这颗痣吧。洋葱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可素雪,素雪却敲了一下洋葱的脑门,说他太会想象了。

洋葱也这么觉得,不过在厕所里遇到的那个人,倒是有很大的嫌疑。

“接下来我们怎么做。”素雪问。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把警局让给刘部长的。”洋葱说。

“你在警局里等我吧,我出去一趟。”洋葱说。

“你干什么去,我跟你一起去。”素雪说。

“你要是相信我的话,就在这里等我,可以吗?”

“哦。”素雪很失望的说,然后又将他拦住,说:“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洋葱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走了。素雪假装很生气的“哼”了一声,心想:昨天还说什么我的忙要一辈子去报答,怎么今天就可以这样对我。

洋葱呢?早知道素雪会这样,他也只是想出去问问琴,因为当时他也在场,顺便看看他的伤势怎么样了,如果带着素雪去,后果可是不堪设想,这下素雪没有跟着,他可以放心的去了。他自己觉得很庆幸,素雪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宣布对他的爱意,他又觉得为难,到底他该不该接受这份爱,虽然他很想说爱她,可惜没有勇气,也不知道自己如何承担这份爱。

医院里,琴慢慢的睁开眼,已经是早晨了,她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动一下,还是会隐隐作痛。

她的手中拿着麦子给她的那张手帕,那是一张很洁白的手帕,却沾上了她的血,血已经凝固了,琴拿着它,又想起那个男人,喜欢了那么久总算没有没有白白浪费时间,麦子总算记住了她自己。

而且麦子并不像海说得那样是一坏人,他的确是一个正人君子,是一个实力派的歌手,就算是海说的那样,她也会努力改变他。让他喜欢上她的。想到这里,琴忍不住幸福的笑了笑。

她将手帕收起来,一转头,她的眼前呈现出了一大片的血红色,仔细的看才知道,那是一束玫瑰。是麦子送的吗?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人。可是不是说好了吗,血白色玫瑰才是他们专属的吗?为什么要送纯红的呢?琴想。

这时候,一个穿白色大褂的护士走进她的房间。

“小姐,问一下,这束玫瑰是谁送的。”琴问道。

护士小姐看看说:“是一个男的送的,刚才你在睡觉,他放在这里就走了。应该没有走出多远吧。”

“哦,谢谢你啊。”琴说着自己下床冲了出去。

“哎,小姐,你的伤还没好呢?不能这样跑啊。”护士小姐说。可是还是没有拦住她,她快速的冲了出去。

在门口突然看见一个人的背影,刚要喊“麦子”两个字,可是定定的看了看,根本就不是他,后来一想,麦子可是个大明星,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可那个人又是谁呢?

还在绞尽脑汁的思考,便看见一辆汽车挡在了那个人的前面,从车子里蹿出一个人,那个人往身后扭了一下,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但是琴也看清了,那个人,是海。他来这里干什么,如果是来看望她,他又是怎么知道她受伤了。

从车子上窜出来的那个人对海说:“你一大早的起来,都不见个人影,到底干什么去了。”

海将双手插到裤兜里,答道:“我来看看未来的女友不可以吗?”

“现在可以回去了吧。”他说。“老大在搞什么科研,我对那个可没有什么兴趣,现在趁这个机会好好享受一下,你先回去吧。”那个人开车就要走。“等等,你给我老实的盯着麦子,如果他要是和那个琴有什么暧昧关系,或是已经成为男女朋友,你就给我把他的真实身份还有以前那些丑闻都交给媒体,知道了吗?我看他是当明星当上瘾了,他以为他是谁。”

琴听到这里,心里顿时有点失落,海原来是这样一个阴险的人,或许昨天的演唱会就是他捣的乱吧。琴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人呢?他还阻挠她和麦子的恋爱,那个家伙真的会为一个并不喜欢他的人毁掉麦子明星的身份吗?这时,她觉得自己和麦子有很远的距离,或许从一开始,就是她自己一相情愿的恋爱,为麦子挡下一刀,他连看都不来看她,琴到底应该怎么选择。

琴身体不由的感觉到了一阵痛,不是心痛,是她的伤口又开始流血,可能是刚才跑的太快了伤口又裂开了。琴用那个手帕捂住自己的伤口,慢慢的往回走。

那个护士还在琴的病房里,看到琴后马上去扶她。

“叫你别跑你还不听,怎么样,伤口又裂开了吧。”护士小姐半开玩笑的说,还准备好了消毒工具准备为她包扎伤口。

“外面那个人是你的男朋友吗?跑的那么急。”护士小姐问,琴冲她嘿嘿的笑,那个人,她以为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并且可能成为他男友的人,可惜一看,并不是,而且还意外的知道,和他连朋友可能都做不了。

“好了,给你弄好了,别在跑了,需要半天的时间才会愈合。我先走了你自己注意些。”护士小姐说,这次包扎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痛,与现在她的心痛比起来,是微乎其微的。

“小姐,问一下,昨天来的那个琴小姐还在这里吗?”

“在啊他就在那个病房。”

琴突然听见外面有这样的谈话。这个来看他的人,又是谁,不会又是那个海吧。琴想逃离这个地方,可是她的伤口,在痛。这时候跑也来不及了。

病房里又出现了一个男人。

“琴,你还好吧。”这个人说。琴这时候在望着窗外,听着这个声音,并不是海,微转过头,才看清是洋葱,他的手里还拎着一大袋水果。琴这下松了一口气。“没事了,谢谢你啊,昨天把我送进医院。”琴说。

“这是什么话,你也帮了我不少忙。”洋葱说,然后将水果放在了桌子上,“我这次来其实有事找你,你还记不记得表演节目时,舞台上出现的另一个人。”琴的脸上顿时写满疑惑。

“什么另一个人。”琴问。

“表演结束后,我们在舞台上,做的那个POSS,我在左边,你和麦子在中间,在你们两个人的右边,还有一个人,就是他啊你记不记得。”

洋葱一边说,一边用手做动作。可惜琴还是摇了摇头。

“我当时很痛,没有观察那么多,我记得下台的时候只有你和我啊。”琴说,其实那个时候,根本就不是因为痛,光顾看麦子,没有看见那么多。洋葱失望了,原来她并没有看到。

“既然你不知道我就先走了。我还很忙,等你出院后在慢慢感激你吧。”洋葱说然后做了一个再见的姿势,也没有等琴说什么,自己就走了。洋葱来去匆匆,琴甚至都不知道,洋葱到底在说什么,琴忍不住感叹一下,难道自己就这么一点儿用途吗?没有得到答案,就这样走了吗?

琴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好让自己的伤口愈合的快一些。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有了嘈杂声,慢慢的越来越近,声音听得越来越清楚,是乱七八糟的欢呼声,然后,自己就被吵醒了。声音来自医院,到底是什么,不是在作梦,声音也是往这边靠近的,琴穿上拖鞋,想出去教训一下这些没有礼貌的人。

刚刚走到门口,便看见一群人往这边涌过来,到底在干什么。在举行什么庆典吗?琴迈出去一步,想走过去看看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鬼,可是脚步立刻收回来,跑回了病房里,原来人群的最前面,站着麦子,怪不得那些人,那么疯狂,在医院里看见大明星可是很罕见的,而麦子来这里做什么,是来看她吗?

琴的假象果然是正确的,不一会儿,就看见麦子出现在了自己病房的门口。身后还跟着好多看热闹的。麦子将房门关上,将那些人挡在了外面。

“麦子,你来这里。”琴激动的话都说不完,她平时很能说的,麦子,是唯一可以让她哑口无言的一个人。“你的伤口好了吗?我是专门来看你的。”麦子说,琴的心里很高兴,一想到刚才海的话,让她的心里有了一种恐惧,如果他去拥抱这个男人,真的会那他倾其所有吗?琴站在那里,和他保持距离。

“走吧,在这里一定很孤独,我带你出去走走。”麦子说,向他伸出手,作出了一个很绅士的邀请。琴还在想刚才的事,不知道麦子在做什么。

麦子见她傻傻的站在那里,似乎是惊呆了。他一下子抱起琴推开门后面对的则是群众的异样眼光和欢呼声。“麦子,你快把我放下来。”琴说。

麦子不说话,只是冲着琴微笑,在众多人的围观下,麦子将琴抱出医院,一起坐上了麦子的车。

今天,短短的几个小时,有三个男人找过她,一个是海,他只是为了找到自己的爱,并不是为了琴,一个是洋葱,他只是单纯的为了工作,另一个是麦子,而他才真正的为了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