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文学 > 其他小说 > 洋葱素雪 > 黑白对抗(四)
思考事的时候,是很不利于睡眠的,有时躺在床上,静静的呆上几个小时,还是没有任何的倦意,这时候洋葱就会选择出去走走。

这个时候,素雪恰巧也走出来,他们又在路上相遇了,看到彼此后,都停在自己此时所在的位置,洋葱的身后是一片黑暗,素雪看到的洋葱,是比黑暗还要暗的黑色,而素雪,一盏路灯发出的光成了她的背景,素雪的长发在微风中稍稍飘起一些,身体的轮廓完全的展示出来,洋葱看到后,似乎是心动了,定定的望着那边,可惜的是看不清她的脸。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个警察,还是一个科学家。我又听到刘部长在警局里议论你,请你告诉我。”素雪在那边说话了,她的身体没有动,也看不清嘴在动,洋葱还以为是天使在说话,听着这声音,有他们初次相遇时的那种美好,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是走的太近的原因了吗?他们这时,的确是有距离的,尤其是听了这句话。

“为什么不回答我?”素雪说。她好像很想知道答案。

“为什么会这么问,是在怀疑我吗?”洋葱说,他也保持着自己的姿势。

“不。”素雪说,“我作为你的朋友,有权利知道这些,我只是想单纯的知道,两年前到底发生过什么,请你回答我。”素雪的话中带着一种执着。“你真的想知道?”

“恩,请你回答我。”素雪说。“好,我告诉你。”

洋葱和素雪一起坐到路边的长椅上,素雪侧着头看着洋葱,洋葱开始给他讲述两年前的那个故事:那时候,洋葱是V3警局的一个优秀成员,就和现在的素雪一样,只不过那时候不像这时候一样,越优秀的人承担的责任也是更重的,所以洋葱经常完成一些别人完不成的任务,那时候也是局长也是陈局长,他从来没有像奖励素雪一样奖励过他,而是说这些都是洋葱应该做的,没有必要奖励什么,还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吃饭也是你应该做的,难道你吃了饭我也要奖励你吗?

这样说似乎是正确的,洋葱可以容忍一下,毕竟那时,警察是他唯一的工作,除了必要的任务,洋葱看到街上有不法行为,他还会主动地帮助那些人,可惜陈局长知道后,非但没有夸奖他,还说他多管闲事,还说什么世界上允许邪恶的存在,他这样做根本就完全解决不了非正义的行为,还告诉他以后多将精力用在那些比较正当的工作上。

从那些事之后,洋葱就觉得做警察并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甚至要背负很多的骂名,还有一件事,让他结束了警察生涯,也正是这件事,成为他一生的遗憾,也是这件事,困扰了他两年的时间。

那一天,是星期天,他们两个人约会,他给自己的女朋友我买礼物,他挑选了一条情侣项链,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一人拿着半颗心,正好可以拼在一起。他还买了一束血色玫瑰送给了我。

走的时候,我在长椅上等他,洋葱说是上趟厕所,结果,就这么短短的一小会儿的时间,我就被绑架了那时候,洋葱焦急的很,他自己并不知道我是被绑架了。

幸好他看见长椅周围,有许多散落的花瓣,而且一直向一个地方延伸出去,洋葱一猜,就知道了真相,马上给警局的好朋友打电话,一起去救他,他的好朋友接到电话没过多久就来了。还好有花瓣指引方向,最后,他们将这个土匪追到了一条死胡同,这时候,土匪的刀抵在我的脖子处,也没有说救她之类的话,而是十分坦然的接受这个事实。但是着急的确实洋葱,他的朋友也用枪对着那个人。洋葱相信自己可以救她出来,土匪这样找个人质,只不过想拖延一下自己的死期罢了但终究还是一死。

“你快放开他,我知道你这样做是让自己死的晚些,要知道邪恶是打不过正义的。”洋葱说,自己的枪也对的准准的,一枪下去,土匪就会毙命但是他清楚的看见,刀离我的脖子只有一指。

“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既然挟持了这个人,就没打算活着走,你觉得怕死的土匪是不是当得很窝囊,而前提就是一命换一命。”那个土匪说,还紧紧的肋着我的脖子。我也因为疼痛,发出了呻吟声。

“不要怕。我,相信我会救你的。”洋葱说。

他的朋友让他先拖住这个土匪,还告诉他这个人一定是在想怎么逃离。但是洋葱这时候已经慌了神,只想着救她出来,已经没有精力去想什么发法。这个时候,洋葱又接到警局的电话,局长说自己的儿子也被绑架了,让他们去救她,现场的另几个人,同样接到了这样的电话。

“洋葱,快去完成你的任务吧,不要管我,否则警局会把你开除的。”我说,还轻咳了几声,显然是脖子肋的太紧,有些痛。那几个人知道局长的脾气,如果不这样做就会被开除,他们向洋葱解释清了,就走了,这里就剩下洋葱一个人。

“放心吧,我会救你出去的,你不要害怕。”洋葱说,实际上害怕的是他自己。

那个歹徒又一次使劲肋住,不让我说话,他说:“我告诉你,我对你已经够好的了,先对你声明,这个人可不是我要抓的什么人质,这可是我的任务,所以呢?不管怎么样,她的命我是要定了,有什么遗言,快点儿说吧。”

歹徒稍稍放松一些,但是平时很淑女的我,还是没有力气挣脱他的双手。

“我不要怕,我会救你出来的,看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洋葱拿出那个项链。

“你已经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所以我会保护你的,我要你嫁给我,我会让你穿上白色的婚纱,这些还没有实现呢?你怎么可能会死呢?”洋葱也许是伸直错乱,这个时候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已经流泪了,那个土匪,似乎觉得很肉麻,受不了这些话。“你们说够了没有。”

“你别插嘴,我和我的朋友会制服你的。”洋葱说。

“你的朋友,看看你周围还有人吗?他们都走了。”土匪说。洋葱看了看,是啊,都走了,都为那个自私的局长卖命去了,他恨那个警察,为什么他们的事就这么重要自己的事就不管不顾了吗?

“洋葱,把那个项链给我啊,你不是说是我的礼物吗?”我流着泪说道。如果这个时候,洋葱可以一枪打在那个土匪的手上,就可以让我脱身,如果打在别处,土匪还是会用死亡前挣扎的力气给她一刀,所以他只能按照我说的去做,还可以托住时间,找准时机。

“我,接住啊。”洋葱将那个项链扔出去,我向前一伸手,身子也往前倾了一下,结果她的脖子自己撞在了土匪的刀上,项链反而被土匪接住,洋葱冲过去,土匪将我扔过去,砸在了洋葱身上,他趁机逃走了。洋葱抱起我,可惜他的脖子上,已经涌出一股一股的血。

我说得最后一句话是,他永远爱洋葱,还说让洋葱一辈子只爱她一个人,然后便倒下了,眼泪顿时从洋葱的双眼里涌出来,模糊了他的双眼,世界的颜色他也看不清,只知道自己的眼前是一大片的血色,滴答滴答,他听见时间在走,可惜已经留不住她,他说会陪着她到永久。

“所以你才选择在地下室里陪她一起活下去对吗?”素雪听完洋葱的故事,才明白洋葱为她做的这一切。

洋葱回想起这件事,眼泪再次的流出来,而且哭出了声音,素雪看着他才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坚强的男生,应该是一个很容易被打动的人。

素雪把这时候的洋葱抱住,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另一只手轻轻地拭去他眼角的泪,还安慰道:“你不要这么悲观好不好,那不是你的错啊,而且都过了这么长时间,我应该在天堂看到你的诚意了吧,你的不可能为你一个死人厮守一生吧。”

洋葱突然从素雪的怀抱里出来,说:“素雪,你不要这么安慰我可以吗?局长死的时候,你不是也很悲伤吗?还说什么是为了我才这样说,请你也面对现实可以吗?”

“洋葱,我不是这个意思。”素雪解释道,洋葱用手堵住了她的嘴,又将手慢慢放下。

“我想,我在一定在天堂里等我。这个项链是送给她的,可惜她没能带走。”洋葱拿出那个项链,是在素雪那天抓捕的小偷身上拿到的,他将它放在自己的眼前。

“可是你也不是在这个世界等她吗?这样还会有什么结果吗?”素雪说,她想这个时候唯一可以让洋葱快乐起来的方法就是让他知道,现实的世界里还有一个喜欢他,想我一样值得他去爱的人,那个人也许就是她自己。

素雪拿起项链也看了看突然想到了什么,说:“这就是你那年送给我的礼物吗?”洋葱不知道素雪为什么这么问,答道:“是啊。”

“这不是那天我从那个人手里抢来的吗?还有你的那一半也是啊。”素雪说。然后想想洋葱刚才讲的,的确,那个项链最后是被那个土匪劫走的。

“该死的,原来就是那个人杀的,如果我早知道,就不会让他跑了。”素雪说,好像是在埋怨当时的自己,洋葱自己并不觉得遗憾。可是看着素雪似乎很不好受:“你不要自责,这也不是你的错,而且这是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