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文学 > 其他小说 > 洋葱素雪 > 梦醒时分(二)
一股烟再次升起来,椅子也随之转过来。

“你是谁?”一个脸上带着墨镜的男人出现在琴面前并问道,这应该就是十三黑市的老大吧,他旁边的那个人一动不动站在那里。

“我说出来你也不会认识,请回答我你是不是十三黑市的老大。”琴问。

他笑了笑,然后把烟熄灭在他面前的烟灰缸内。

“小妹妹,说话客气一点吗?我是这个组织的老大,这下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他说道,虽然看上去是唯唯诺诺的样子,但还显出了几分威严,琴依旧不害怕。

“老大,帮个忙怎么样。”琴说。

“呵。”老大说道,“我都不认识你,你就敢这么求我。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怎么还这么理直气壮,不知道是你在求我吗?”老大好象对琴的无礼有些不满,说话明显比刚才多了几分力度。

琴听了,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你笑什么。”老大说。

“你们喜欢看到的不就是像我这样直来直去的人吗,我都不认识你就敢这样求你,你不觉得这是一种勇气吗?你们不也喜欢这样的人吗?而且你们这些人,听到这些客气话不觉得很恶心吗?所以我就删繁就减了。”

他听了还随和的点了点头。“你很会说吗?看这样子,我还是不帮你不行了,你说吧,怎么帮你。小弟我赴汤蹈火。”

琴笑了,能够让十三黑市老大在她身上开玩笑也是一种荣幸吧。

“今天我在一个鲜花店买花的时候不小心和几个地痞流氓发生了冲突,然后他们让我明天找好了人去打一架,所以求到了你,这事对你们来说应该是小事一桩甚至是一句话的是吧。而且你不去的话是不是有伤你们的面子啊。”

老大突然站了起来,和他旁边的那个人眉来眼去不知道什么意思。

“这样,你是不是同意帮我了。”琴说。

“抱歉,这个忙我帮不上,你走吧。”老大说。

“为什么?”琴问,然后思考了一会儿,老大不是最怕罗嗦吗,自己问了还不是白问,所以没等他回答,自己转身要走。

“老大,没必要和我道歉吧。”在走出门口的前一秒,琴突然回头笑着回应了一局这样的话,然后完全消失了。

屋子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旁边的一个人问道老大:“为什么不帮她,这样得人可是很少见,帮他一个大忙,以后还会帮我们呢?从刚才她说话的口气中你没看出这个人有很大的前途吗?“

“我看出来了,但是,你知道,我也要尊严,如果我答应了也有伤我的尊严,所以这事交给你了。”

“呵呵,还是老大会说话。这事交给我,对了,东林昨天被警局的人抓住了,这事……”

“那个白痴,今天晚上我自己去吧,发个短信告诉他,让他做好了准备,别拖拖拉拉的。”说着,又点着了一根香烟。

说着,他自己一个人跑了出去。

“喂,等等啊。”可惜,他已经跑了出去,不见踪影了。

他跑出去后,直接追到了琴。

“等等啊,怎么不听完解释就出来了。”他说,还喘了一大口粗气。

“怎么,老大还专门来派你来向我解释来吗?”琴说。

“可以这么说吧,但是并不是他派来的。”他说,“不要在这里站着,我带你去走走。”他便和琴一起往另一个楼道口走。

“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琴问。“是这样,我们老大不想当老大了,解散了十三黑市组织,把它交给了另一个人,他现在正在做另一个工作,所以没有时间去管这些事,然后我就来了。”

“哦,这样啊。怪不得你们老大没有了以前的那种霸气,要不然,我是不是早就被他修理了。”

“不,并不是这样,因为刚才你表现很好,所以,他其实很欣赏你。”他说,“忘了告诉你,我们一个星期之后才会解散,所以现在还有一些人力。”

琴突然停下,“你的意思是,你会帮我吗?”琴说。他的眼里透出一种异样的眼光,说:“如果你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我就帮你。”

“这个。”琴不禁低下头,这是她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所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只需先答应我,刚才你的表现吸引了我,虽然我知道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但我只希望你先答应我。”

琴还是低着头不知说什么,他知道回答了就等于将自己的双手铐上了枷锁。虽然这些人现在很老实但他们终究还是十三黑市的,所以人面兽心的他们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很希望能够有人帮她圆场,可能是上帝的眷顾,果然从对面匆匆跑过来一个人。走到他们面前后就说:“麦子一个星期后的演唱会,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琴听到后,本能的将头抬起来,正好看到他正在向哪个人使眼色。然后哪个人不在说什么就走开了。

“什么,刚才他是说麦子的演唱会吗?怎么会和你们有关系。”琴问到。

显然,他想要掩饰的东西已经被琴发现了,这时,他带着琴走到了一个大厅内,这个大厅墙壁上有一个大屏幕,上面正在播放麦子上一场的演唱会内容。飒爽的英姿吸引着琴,矫健的步子在舞台上迈开,琴已经陶醉了,仔细的看着他,她喜欢的是这个明星,虽然她知道麦子根本就不认识她,但是她还是会象今天一样,和一个陌生人说话,然后让对方记住她。

“刚才哪个人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琴问,因为有关他的一切,她都想知道。

“好吧,我告诉你。”他说。他的眼神变得无比的凶恶。似乎对麦子这个字眼十分敏感。

“我想告诉你这些对你没有好处,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坏处麦子和我们其实是一伙的,我们四个人,麦子,我,还有老大,还有另一个你不认识的人。麦子的家庭背景很好,可惜父母四的早,他十分悲伤,成了一个无业游民,整天混日子,认识了我们之后我们发现彼此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或者是一丘之貉。”

“然后呢?”琴问。

“麦子觉得整天和我们做坏事很不好,自己的女友离他而去,这对他更是雪上加霜的打击,他竟然良心发现,为他的女友写了一首分别之歌,就靠着这首歌和他们家的那点钱,成了一个明星,留下了这个大楼和剩下的弟兄给我们。”他说得滔滔不绝。

琴这个时候对麦子的印象不是很好,原来光环背后还有这么多的污点。

“那麦子还和你们有联系吗?”琴问道。

他笑了笑,说:“你这句话说得太没水平了。你觉得我们还会和他说话吗?我们见到他不杀了他就是好事了,还有联系吗?这次他的演唱会我们就要去给他捣乱。那时候你要去看啊,有好戏看啊。”

“你们也太狠了,毕竟麦子也帮过你们啊。”

“你和老大的思想一样啊,他也不赞成我这样,但是没办法,老大跟麦子比还是比较仁慈一些的。如果麦子真正的惹到了我,我一定会把他的过去都发布到网上,让他身败名裂,虽然我现在没有任何的资本。”他冲着屏幕的麦子狠狠的瞪了一眼,虽然对麦子没有任何的伤害力。

琴说:“那到了什么程度你才会作出这样的事。”

“当然是抢了我的女朋友。”他说着暧昧的看了琴一眼。

“呵呵,一般人都是这样。”琴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心里莫名其妙的为麦子担心起来,虽然他知道了麦子的过去,但是她相信现在的麦子是很纯洁的。

“你看你跟我说了这么多关于麦子的事。”琴说,“你到底帮不帮我这个忙。”

“帮,当然帮啊。”他回答。

“好吧,一言为定,明天到中心楼饭店等我。”琴说完,跑开了,他看着琴跑开扬起的那片灰尘,渐渐的又回到了地上,尘埃落定,他相信第一眼的邂逅,他忍不住的笑了笑。

“呤呤呤”

不知道从那里传来了这样的铃声,洋葱睁开双眼,从床上坐起来,声音依旧在继续,洋葱睡觉前没有定闹钟的习惯,这个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

洋葱侧着耳朵仔细的听,声音好象是从裤子里面传出来的,又不是他的手机铃声,到底是什么东西打扰了他的美梦。

洋葱翻开裤子,果然找到了“凶手”,竟然是那天捡到的微型手机在响,洋葱打开手机,里面显示着一条短信,洋葱打开看了看。

短信的内容让他发瑟。里面是这样写的:今天晚上去救你,做好了准备,不要拖我们的后腿,而且老大会亲自出马。

只有短短的几句话,足以让洋葱思考很久,这是谁发来的短信,要救的那个人一定就是那天被抓住的人,所说的老大又是谁,难道背后还有一群恐怖势力吗?种种疑问在洋葱脑海里划过,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今天晚上警局一定会有危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