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文学 > 其他小说 > 洋葱素雪 > 五年以后(六)
“对不起,我们这里只有血玫瑰,你一定是送给男友的吧,当然要送血玫瑰了。”老板说。

“先生,我是送给麦子的。”她说。

“哦,是那个要在这个市区举办演唱会的麦子吗?”

“是的,你也很喜欢那个明星吗?”她听后显得很激动,应该是麦子的粉丝吧。

“倒谈不上喜欢,算是很崇拜吧。”老板说,这样也能让她高兴一些。

“送给他,选择血玫瑰不好吗?”

“这样怎么能显出自己个性,送血玫瑰的一定很多,所以我…”

“是在讨他的欢心吗?”老板说,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那明天您给我定一朵怎么样。”她问。“好啊,请在这里登记一下。”老板拿出了一长登记表,她潇洒的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老板拿起来看了看。

“琴,你的名字叫琴,好,我记住了。”

“这样我就不打扰你了。”琴说。走出门的时侯看到了几个戴着墨镜的人,看样子很拽,琴没有走而是看着这几个人,果然几个人来者不善,好象是在要挟这里的老板,琴又一次走回去。

“你们几个在干什么。”琴问道。

“小妹妹别在这里多管闲事。”一个人说,说得很刺耳。

“你们要干什么。”琴说。“想知道吗?我可以告诉你,这里的人可是惹上了我们,我们是来算帐的,没关系的人最好滚开。”老板在那里哆哆嗦嗦,很害怕这些人。

“先生,是这样吗?你到底怎么惹他了。”老板还是很胆颤,许久没有说什么话。

“这个人我估计是没话可说,那就让我们来告诉你吧。”

这个时候,他们三个人纷纷把墨镜摘了下来,左边一个人的脸上,嘴脚处长着一颗痔,琴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人这里只有他长得是顺眼的,其他几个,一看就不象好人。“林,你怎么不告诉她,这样的事不一直都是你负责吗?”

“我们在做自己的事,关这个人什么事。”琴正在打量的哪个人说,果然长的好决定不了什么啊。琴不在认为他很帅。

“我才不管你们来干什么,你们不就是来要钱的吗?”琴说,那几个人听了,都笑了,是嘲笑。

“我们要钱,你也给不起,况且我不是来要钱的,是来要命的。你给的了吗?”他们说,琴不由的量出了自己的拳头,与其比起来,显得稚嫩多了。“上。”中间的一个人说道。

琴张开双臂挡住了老板,一个拳头直直的出现在了琴的面前,但是突然停住了。“别这样啊。”老板碰了碰琴的肩膀。“别怕,有我在谁都不会欺负你的。”停在琴面前的拳头缩了回去,是刚才她仔细打量过的哪个人。

琴懂得先下手为强的道理,于是从旁边顺便拿起一个花瓶,向着一个人的手砸去,顿时他捂着自己的手喊痛。另几个人要上,但是被一个人拦住。

“这位小姐,看样子你很狂气吗,明天你找好了人,我们在这里打一架。如果不来的话,最好以后别让我们看到你。”说着那几个人戴上墨镜,闪人了。

“我说小姐呀,你为什么这么做,你不知道刚才那是什么人。”老板这个时候倒是不像刚才那么害怕了。

“老板,你到底怎么得罪他们了。”琴问道。“你还不知道吗,他们是这里的地痞流氓,他们想和我这里要钱可我又给不出来,摆明是在欺负人。小姐,我要早告诉你,你也不会招惹到他们,是我害了你啊。”老板在那里自责道。

“你别急,老板,事情已经这样了,必须接受事实,你先告诉我怎么对付他们。”

老板告诉她,这里由一个组织叫十三黑市,十三黑市是刚刚崛起的黑势力,相对来说,并不猖狂,但是对付这些地痞流氓还是没有问题的,除了十三黑市还可以去找警察,这条路被琴自己否定了,她刚刚进警察局没有几天,认识的人不多,应该没有人会管这闲事,老板告诉他十三黑市里的人都喜欢漂亮的女孩子,如果去的话肯定会有危险。

老板说完又开始自责是自己的错。琴一再安慰他,自己可以处理好这些,他只需帮自己找到一束白玫瑰就可以。直到琴离开,老板才没有了这样的想法。

虽然只是打伤了一个人的手但是她的确招惹到了他们,琴不是一个爱抱怨的人,她做事也很果断,直接径直的去找十三黑市的人。

十三黑市的人琴似乎有点熟悉,不一会儿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座楼房,外观上是一个公司的建筑,其实里面有许多阴险的人物,眼前的门口,并没有看守门的人,大门闭着,以前并不是这个样子,琴走进门口,门是可以打开的,她第一次来这里,没有任何的恐惧,甚至理直气壮的在楼里行走。楼里面也是空无一人。

琴走到四楼,向左边转去,看到了一间看似很华丽的屋子,这里应该就是老大的住处吧。琴不慌不忙地走着。

走到门口后,在门前呆立了一会儿,整理了整理自己的头发,轻轻将门推开。

这是天翻地覆的一个动作,门缝渐大,琴看到对面,一张桌子摆在前面,一把椅子背对着她,一股烟从椅子边缘飞起来。看样子,是一个人背队而坐。旁边还站着一个人。

琴把目光转向自己对面的哪个人,问道:“是十三黑市的老大吗?从市区的高速公路走到一个大桥,在大桥的另一边可以看见一撞大楼在这里孤独的耸立着,楼的周围有几间平房,后面是一条小河一直延伸到市区里面,将市区南北切开。

这座很孤立的大楼,便是盛世酒楼,则是十三黑市的老窝,他们的人都在这里。那次惠美为了救出自己的哥哥,答应了十三黑市的人,帮他们混入警局,后来为了不让自己暴露,将罪名推到了素雪的身上,觉得对不起素雪,又是她将素雪救出来,为了逃避这些人,她离开了警局,来找他的哥哥。

另她想不到的是,他的哥哥是这个酒楼的老板,也就是十三黑市的另一个领导者,他与另几个十三黑市的有很大的关系。

她的哥哥怕她因为自己出去闹事,一直都将她关在一个屋子里,惠美觉得很委屈。这一天她突然发起疯来,使劲的踹着门,嘴里还大骂:“混蛋,快给我开门,我要出去。”

几乎每敲一下,她都要大喊一句,虽然外面并没有什么动静,但她还是当做是发泄自己的愤怒一般。她也不奢望她的哥哥会将门打开,她清楚自己的这间屋子周围并没有其他什么人,当她再次使劲踹门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她的脚踹空了,身体往前倾了一下,她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一个人,没有看清是谁,上去就是一拳.

“你为什么给我开门,说啊,为什么?”惠美骂道,她看到被打到的这个人已经坐在了地上,开门的人是陈雨林,只是他们彼此不认识。

惠美走过去,愤怒的将陈雨林揪起来,逼问到:“快回答啊,为什么把我放出来,朔风那个混蛋在哪呢,快让他给我出来。”

“如果你有什么不满,就冲着我撒吧,是我把你放出来的,和老大没有关系。”陈雨林说,刚才惠美说得朔风就是他们老大。

陈雨林自己就是这么说说,没有想到惠美真的打起他来,一拳打在他的左脸,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陈雨林被惠美打得倒在地上,但是他没有喊过一声痛。

“为什么不还手,或者是躲开,还有为什么放我出来。”惠美不再打他,站在那里气喘吁吁的对着陈雨林说,然后他伸出一只手,将倒在地上的陈雨林拉起来。

“因为这不是你的错。”陈雨林说。

惠美听了,顿时怔住了,觉得无缘无故把愤怒发泄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是很对不起自己的良心的。

“对不起啊,刚才不应该这么对你。”惠美说,“朔风呢?你给我把他叫出来。”

刚才还是平静的,一说起朔风,惠美又开始不理智。

陈雨林看着惠美的头发凌乱,关的太久,脸上写满了憔悴,衣服有些不整。

“先去洗个澡吧,换换衣服,你哥哥在外面等着呢?”陈雨林说,然后帮他打掉粘在她身上的尘土,惠美顿时笑了笑。

惠美很后悔,不知道再次看到警局里的那些人,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场面,她觉得自己是个罪人,为了一个根本不值得让她去付出的哥哥,做了这么多的蠢事,到头来,那个人不但不感激他还这样对他,惠美越想越不值得,忍不住得蹲在墙角自己一个人流泪,渐渐的越想越委屈,也慢慢的哭出声音。

她知道这是情绪化的表现,应该理智的思考一下。刚才那个人说得有道理,这不是她自己的错,她应该弥补这些。

惠美还发现自己瘦了很多,皮肤也开始泛黄,脸色很憔悴,仔细的打扮,也没有原来那么美丽。她用毛巾擦拭完自己的脸上的泪珠,将毛巾狠狠的往沙发上一扔,气冲冲的跑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