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文学 > 其他小说 > 洋葱素雪 > 终极面试(二)
我在梦幻餐厅被洋葱拒绝的那天,我还是一个如此单纯的女孩,我所说的单纯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单纯,没有任何的污染,没有任何的黑暗面,就像我故意展示给叶可的一样完全是对任何事情都抱着一丝希望,对这个世界当然也是充满了无限的憧憬。

尽管生活曾经打击过我,但我依然对此有着希望,可洋葱对我的抛弃让我开始了自我怀疑,的确,那个时候我完全不会隐藏自己,对于洋葱的抛弃,我只能一味儿地选择悲伤,选择哭泣,选择用喝酒买醉的方式来化解心中的伤痛。

那天,我的确喝醉了,我忘了自己是怎么出的门,我记得出门之后,开始晃晃悠悠地在路上行走,我也不知道为何我就走进了一家酒吧里,我以为当时还在餐厅,继续在里面大吼大叫,混乱之中,我被几个人从酒吧门口像扔垃圾一样把我扔了出来。

我继续冲着里面大骂,最后他们几个人冲了出来将我团团围住了,他们一边打我一边冲我做着各种猥亵我的动作。

当时的我对此毫无知觉,我现在想起来,真觉得当时为了这么一个男的真的不值得,当然一切都已经过去,我现在回忆这些并不是为了从那些回忆里找到让我恨他的东西,我的回忆只是因为眼前这个人。

就在我被几个人围住任人殴打的时候,是他出现了,我不记得他说了什么话,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方式化解了那场危机,只记得当时我的面前就好像出现了一道铜墙铁壁,挡住那些了冲我撕咬的怪物,就像现在,就像他潇洒地叫那些人赶紧离开一样。

他把我带到人群之外,我将所有的酒都吐了出来,那个时候,我也清醒了许多,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我问的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是谁?

在他眼里,这算不得一个值得回答的问题,倒是他反问我,自己遇到了什么事情才搞得如此狼狈。

我告诉他我和洋葱的故事,他只是嘲笑了我一下,他说只有不成熟的孩子才会为这样的事情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

我也知道当时的我在他眼里一定十分可笑,我也知道在众多嘲笑我的人之中,只有他一个人拯救了我,所以我当时也愿意跟他诉说我的一切。

他问我,你是不是没有工作?

我点了点头。

他又问,你的家在哪里?

我告诉了他,他把我送回了家,到了我的家,他又问我为什么自己一个人住在这么一个房间里,又问我的父母去了哪里。

直到现在,有人问起我的父母,我也依旧保持沉默,当时我对他也是选择了什么都不说,而是摇了摇头,当时的他也同样和其他人一样,跟我说了对不起。

他说,如果你实在无处可去了,明天就来我的公司上班吧。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幸运,也许是我之前的生活太过于落魄老天为了弥补我才给了我一次又一次的偶然的机会,我也一直都这么认为,可是目前来看,我之所以会如此是幸运,是因为他给了我更加艰巨更加让人想不到的工作。

在杜朗的帮助下,我进入了他的公司,我一直那是一份正经的真正有事可做的工作,可是慢慢地我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

和阿君一样,他让我收敛起自己所有的情绪,在自己高兴或者悲伤的时候一定要表现出一副截然不同的态度,即便不是这样,也不能让人一样看透别人的内心,我以为他是在教我由一个弱女子变成一个坚强的女汉子,但事实不是如此,他和阿君一样,让我学会了用情绪欺骗人的方法之后,开始让我跟生活中那些人进行心理上的对抗,那个时候,我就成了一个身经百战的人,面对一些基本的人情事物已经不再是什么难事。

杜朗发现我脱胎换骨之后,他告诉了我最终要我完成的任务,他让我找到一个叫阿君的人去他的公司利用情感骗术获得一些商业方面的秘密,我就这么离开了杜朗,没有人知道我来过这里,也没有人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走得,除了那几个默默无闻跟我打过交道的员工。

我走得那天,杜朗为了考验我是不是成了一个合格的骗术师,让我找到之前抛弃我的洋葱,我当时已经淡忘了洋葱,心理也觉得既然我连洋葱都无法对付,那我真的算是白白地呆在了杜朗身边。

没想到我真的败给了洋葱,洋葱对我的考验其实算是失败了,不过还好杜朗没有过问,也没有影响我接下去的生活,在对付阿君方面,我早就做好了自己的计划。

那个时候,杜朗就告诉我,你要为自己虚构一个过去,不能让任何人了解你真正的生活,你将自己虚假的人生告诉了别人,并且让别人自以为已经了解了你的一切,这样他就会在跟你交往的时候获得一种优越感。

这些我也知道,杜朗对我进行心理训练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个原理,当时我用了一种比较大胆的想法,我要让阿君以为我是个靠出卖身体为生活的女人,而我则让他假装扮演我的救世主,给了我工作,并且让他以为他已经控制了我的一切。

不过让我想不到的是,阿君给我的工作竟然和杜朗一样也是这些,这种巧合甚至让我觉得是他们俩人联合起来在耍我,这也是我从一开始就有的困惑,甚至现在也是困扰我的最大的难题。

可是遇到阿君的时候,我并没有道破这些,只是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老老实实得当了他的一个学生,并且假装学会了那个技能,其实一开始我早就对这些了如指掌。

我故意配合阿君,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让我觉得欣喜的是我完美得骗过了阿君,并且成功回到了这个公司,一切都很完美,完美到无可挑剔,唯一遗憾的是,我没有从阿君那里了解到他们公司的商业机密,更不打算从杜朗那里套出什么秘密告诉阿君。

此时的他们两个人都以为我是在帮他们自己,实际上我并没有帮任何人,因为以我目前的状态,我随时都可能叛变一方而投奔倾向于另一方。

但是在我决定帮谁之前,我必须弄清楚我心中的一个疑惑,这也是我不顾阿君的劝阻,执意要来这里参加面试的原因。

而阿君心理肯定以为我是处于真心才这么做的,我们都是互相怀疑,包括他所谓的关心都让我怀疑。

我的思绪回到了此时此刻,面对眼前这个不知道事情的杜朗,我开始觉得我们仿佛交换了身份,该是我保护他的时候了,不过这种保护的方式依旧是欺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