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文学 > 其他小说 > 洋葱素雪 > 完美人格(六)
几天之后,我再次接到了叶可的电话,她告诉我她的舅舅来了,让我做好准备去送东西,电话里她说话的口气有些异样,就像是一个人在另一个的耳边说着恐吓的话一样。

我唯一没有告诉阿君的就是我答应要帮叶可的事情,我接到叶可的电话之后,跟阿君借了车子就出发了。

阿君没有问我去做什么,他以前也不会问,以前我会认为他这是对我的一种信任,现在我又有了新的解释,那就是他知道我讨厌别人打听我的生活,所以他才用不闻不问的方式表示对我的尊重,实际上他肯定想知道我要做什么,这些都是叶可教会我的,我已经不需要从人们那种突然流露的细节去判断。

从阿君那里拿到车钥匙之后,我开着车往叶可发给我的地址那里开去,车子蜿蜒了几条路,竟然开到了城市外面,到达了郊区,这里比麦子我们几个人住得郊区还要偏僻,我下了车,来到了一个准备拆迁的居民楼下,居民楼的旁边有一个废旧的工厂,到处都可以见到断壁残垣,倒塌的墙壁上还涂满了各种各样的广告,我尽量把步子放得很轻,但还是能从地面上惊起一丝尘土,一阵微风吹过,塑料袋便开始这里飞舞,我走到一个墙角,看到堆在一旁的垃圾,有用过的卫生巾,卫生纸,用过的零食袋,旁边还有不知道是谁在这里大便过留下的痕迹,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恶臭味儿也全都飘到了我的鼻子里,我打了一个哈欠,声音瞬间被放大了好几倍。

我赶紧走到这个工厂中间,向周围看了一眼,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人。

我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叶可,然后打通电话问,姐,照片看到了吗?你让我来得是这里吗?

叶可很生气说,就是那里。我刚给我舅舅打了电话,她实在是气死我了。

怎么了?他没有来吗?

不,我刚刚给他打了电话,结果我还没有开口,他就骂了我一顿,然后张嘴就跟我要东西,还说不是说好了来看我吗怎么还没到,我说马上就到了,结果你猜他说什么。

我说,猜不出来。

他说他在这里等着我,让我赶紧把东西送过来,我真后悔这个时候还接济他,也后悔让你来了,不过你也别介意,他就是一个神经病,估计他以前被人打过所以对谁都有防备心,现在他也就是能活一天算一天,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接济他了。

我说,像你这么念及亲戚情分的人自然也很少,我很愿意帮你这个忙,可是我没有看到他来啊。

你那里没有什么人吗?

我再次环顾了一下,并且找了每个可以躲藏的墙角,除了随处可见的垃圾之外什么东西都找不到,我说,真的一个人都没有。

那好,我先挂了,我再打电话问一下。

说着,她挂掉了电话。等待他电话的这个功夫,一阵风吹过了我的后背,我的背脊一片阵发凉,头皮瞬间发麻起来,我看了看背后,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跟踪我,这种感觉在我出门的时候就一直伴随着我,刚才消失了一会儿,而现在这种感觉又加大了。

紧接着我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突然之间很想离开这里,但我还要等待着叶可的电话。

我蹲在一个墙角,减少了后背带给我的恐惧感,我看看头顶,感觉天旋地转。

突然,电话铃声响了,我一哆嗦,手机掉在地上,我盯着手机上的叶可两个字好久,才捡起手机放到耳边,那种恐惧感慢慢从我心里消失了。

只听电话那边说道,你还好吧?怎么不说话啊。

我突然清醒了一下说,我没事,怎么样?问清楚他在哪里了吗?

叶可说,你在你的旁边找一下,有一栋楼的侧面贴着一个医院的广告,他就躲在那个居民楼的地下室里,你千万要记住,不要跟他过多的纠缠,如果他记住了你的样子以后他找到你还会让你继续接济他,你把东西亲自交到他的手里就好,他虽然看上去很正常,但是心里已经很扭曲了,不管他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要理他,把东西交到他的手上你就赶紧走,记住了吗?

我说,记住了,姐,放心吧,这种事情我还是可以应付的。

果然我在工厂旁边废旧的居民楼里找到了她描述之中的居民楼,我朝里面走去,那种恐惧感加深了,看着这里破旧的房屋,沾满蜘蛛网的窗户和黑暗的像漩涡一样深不可测的房间,感觉随时都可以从黑暗里面蹦出一个魔鬼,抓住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摔在墙壁上,或者会直接抓住我的衣领,在我的脖子上咬一口,吸干我的鲜血。

我就是想的找一个工作过正常的生活而已,我真的不知道此刻我做得这些到底有什么意义,此时的我脑子里突然想起了我和洋葱在舞台上表演在厨房里一起做饭的画面,那或许是证明我要进入死亡的深渊这些画面也是回光返照让我回忆一下我的人生仅有的幸福时刻,同时我也在思考为什么我的生活会突然从那样的生活变为此刻的这个样子。

不知不觉的我已经来到了地下室的门口,看到这个地下室,又让我想起了洋葱,但这里从破旧的木头里发出的霉味儿和我由于我声音过大而震下的一块石头的声音让我立马结束了那种没有意义的胡思乱想。

我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脚步声,其实一开始我都在怀疑到底会不会有人躲在这个好几年都没有住过人的地方,后来我的怀疑变成了叶可的舅舅到底会精神失常到什么样子。

门打开了一个缝隙,从里面露出了半个头,那里光线有些暗,我只记得那个男人头发稍稍有些白,至于脸,我完全看不清。

他说,东西带来了吗?

他说话的力度就像是在对一个敌人撕咬一样,我被吓得哆嗦了一下,心想,他没有看我一眼,所以也不知道他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他的亲人,而他只关心让他生存下去的东西,他表现出的就是人类生存最原始的欲望,很难想象一个人的欲望降低到了这个层次他是经历了怎样的沧桑。

我把那个黑色的书包递给了他,还没等我说什么,他就接过书包,然后再次把门合上了一部分,他说,先不要走,等我检查完毕再说。

他把门关上,我只好定定地站在了那里,我不知道为何自己突然不敢动弹了,像是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一样。

刚才他的那句话就像一个命令一样,我静静地听着,门里面传来了一些不该有的动静,我隐隐约约听到里面好像有几个人在窃窃私语,即便不是很多人,但肯定不只是一个人,因为那完全像是两个人在对话一般,就算他有人格分裂症恐怕也不会这个样子,所以我很确定里面不止一个人。

我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叶可对我说得话,只要你确定他拿到了东西你就赶紧走,不管他跟你说什么你就只管离开这里。

想到这里,我才打算无视刚才他的命令,我挪动着碎步,一步一步地往刚才的台阶上移动,尽量不发出任何动静,走到第三个台阶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一哆嗦,手机掉在了下面,并且滚落到了门口,这时候,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人,我居高临下望了一眼,看到那张脸后,我相信我以后遇到鬼都不会再有任何畏惧。

他冲我狞笑了一下,说,你不是叶可。

他上了楼梯打算抓住我,我意识到了危险,马上跑开了,我跑到了刚才的那个工厂,并且打算跑到门口开车马上离开这里,到了工厂,我直线往门口跑去,快到门口的时候,我隐约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在向他奔跑的过程中,我先是看清楚了那的确是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然后心里猜测这里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个人,也许是一个路人路过了这里,在这个没人的地方撒泡尿而已。

我的脚步声惊动了那个人,我本想向他寻求帮助,结果我跑到他身边的时候他竟然攥住了我的胳膊,我突然意识到他刚才站在门口就是堵着我不让我出去。

他的力气很大,还好我反应快一眼看透了他,我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在他的胳膊上咬了一口,他疼得松开了我,我则立马往回跑,但里面也有另一个人在堵着我,慌乱之中,我无意发现了进入居民区的另一个入口。

我跑进去,仗着这里都是墙壁和树木当作视觉障碍,最后,突然,我找到了一个倒塌的墙角,正好在地上形成了一个三角形,我躲在里面,用树枝盖住了缝隙。

当时我穿得是一件粉色的短裙,藏在那里容易被发现,我就脱下了那件短裙,只露着黑色的丝袜,上半身白色的衬衫我也同样脱了下来。

我捂着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的喘气声会被别人听到,我看到有个人走过来向周围望了望,我看到他的脚就在我的不远处。

我闭上了眼睛,不敢朝那边望,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从一个地方传来了轰隆一声,那几个人瞬间从我的身边跑开了。

虽然他们走了,心有余悸的我依然不敢走出来,我靠在墙壁上,大口大口得喘着粗气,我想也许只有等到天黑的时候我才会走出来。

我摸了摸口袋,突然想起手机已经被我弄丢了。

过了一会儿,我几乎都靠在那个墙壁上睡着了,突然我再次听到了脚步声,然后我感觉一个人在移动这个三角形的掩体,我努力用手阻止他,但是身体过度劳累的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最后那个墙壁被人推到了。

我只记得自己当时几乎是半裸着身体,昏迷之中看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立在我的身边,他就像凡人眼中的神明,日本人眼中的奥特曼一样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没有看清楚是谁,只知道他突然捂住了我的眼睛,然后抱紧了我的身体离开了。

虽然当时我已经几乎没有了直觉,但我感觉那种被人抱走的感觉,不是被人劫持的感觉,而是略带一种温暖的感觉。

但是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我的救世主我依旧不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