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文学 > 其他小说 > 洋葱素雪 > 完美人格(四)
阿君通过几天自己亲自地观察,找到了一个规律。

叶可周一到周四白天几乎都不出公司,即便是出门也是遇到特殊情况跟着经理出门,晚上很多时候都会和经理或者其他员工一起去吃晚饭,吃完晚饭会拉着自己的同事去玩一趟,这些时间是没有机会的,而周五的晚上她下班的时候,很多情况下都是自己一个人出来,她都是自己一个人开着车回家。

她打听到的最重要的一个信息是她目前未婚,身边貌似有很多追求者,但并没有固定的男朋友,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条很重要的信息,而这就能够保证她生活的简单性,我也就不用考虑她生活的因素带给我的障碍。

这个周五,我计算好了时间,在公司门口的一个隐蔽的地方等她出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六点钟左右的时候我就能够看到她。

过了好一会儿,我看到一个穿着黑色丝袜,上身盘着一头金发的女人从公司门口走了出来,高跟鞋与地板发出的碰撞声吸引了周围其他男子的眼光,这些男人忍不住回头,甚至想放下手里的手机走过去摸一摸这个女人瘦小的蛮腰,仿佛觉得自己的这一双手就是为了触摸这个女人而存在,而我看到之后也惊呆了,从外貌方面,我就被这个女人彻底征服,也觉得自己很远的跑来这里欣赏一下她的美丽也足够了。

我看过阿君给我的叶可的相片,所以我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就是叶可,她出来之后,我立马走进了自己的车里。

叶可走到公司门口的停车处,按动了一下手里的开锁键,车子响了一声之后,我便确定了哪辆是叶可的车子。

我开得车是阿君借给我的,我跟阿君借之前阿君也答应我可以随便蹂躏他的车,所以我也就选了一个相对残忍的方式,我所指的残忍,是对她的车比较残忍。

当我确定了哪辆是叶可的车之后,我假装开始在这里倒车,车子倒退着慢慢开始接近叶可的车子,等我看到叶可刚刚上车之后,我继续向后倒退了一小段,我的车子正好撞在了叶可的车子前面。

我仅仅用刚才的一瞬间就算好了路线,路线完美到让叶可根本看不出我是故意的。

我立马下了车,那个时候叶可也下了车,我给她微微鞠了个躬,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刚刚才拿到驾驶证,所以有些不熟练。

我说着还走过去看了看叶可的车究竟损坏得有多严重。

我说,您看这样吧,我带着您去店里修一下,顺便再请您吃个饭怎么样?

我见到过暴躁的女司机,有些时候被人超车他们就会做出一些过分的事情,破口大骂,砸别人的车这样的现象实在是多,更何况此时我是撞坏了她的车,我不过是为了制造一场偶遇而已,也没有必要让自己受到多余的伤害,所以我尽量用道歉和赔偿的方式来跟她道歉,这一切的基础都是建立在阿君根本就不在乎这些的基础之上。

叶可没有特别愤怒,她听完我的道歉之后,慢慢地摘下了墨镜,刚才我只是远远得欣赏她的美,现在我们离得进了,我又微微低下了头,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而是因为我自愧不如她的美。

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假设她像那些马路杀手一样对我怒号,我倒是比较能够猜中这个女人的一切,没想到她却淡定地说了一句说,我们直接去吃饭吧。

说完,她上了车,让我跟在她的后面,上了车之后,我突然意识到,我似乎遇到了一个强大的对手。

车子停在了一家咖啡厅,她没有问我要什么,直接点了两杯黑咖啡。

服务员端来咖啡之后,她喝了一口,也示意让我尝一下,接下去的一切我再也无法预料,这个女人的确有些让我搞不懂,她甚至根本不提刚才我碰他车子的事情。

她突然问我,怎么样,这里的咖啡味道如何?

我嗯了一声说,还不错。

实际上,我最讨厌的饮料就是咖啡,不仅是因为我有喝完咖啡结果一宿没有睡着的痛苦经历,我还讨厌那种苦涩的味道充斥整个食道的感觉,但就像阿君请我吃西餐那次一样,我的表现就是一幅很喜欢的样子。

我说完之后,说,姐,对不起,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没有关系,我的车经常无缘无故地被人碰坏,我一直都是以为是我的车太招人讨厌的原因。

我笑了笑,说,那每次你们都是以这样的方式解决的吗?

这些不重要,不过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去明宇公司去干什么?

我说,我想去那个公司找个工作,不过我来得好像不是时候,您也是在那里工作的吗?

当然。

那您负责什么工作?

我是一名秘书。

虽然我早就知道,但还是故作惊讶地说,哇,没想到您居然是秘书,那么您对公司的公司一定很了解吧,您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

这个当然可以,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你为什么想去那里工作?

我是听别人说得,我也从网上看了一下招聘信息,我仔细对比了一下,发现我挺适合当一个员工的,所以就来看一下。

叶可看了我一眼,说,你就是想当一个一线工人吗?

我说,慢慢熬吧,一点一点地熬着然后熬到你的位置。

叶可略带嘲讽似的笑了一声说,这些都是听谁说得?

我说,在大学啊,他们都说你有了工作,就好好熬着,一定会有苦尽甘来的一天,我是那种爱吃苦,逆来顺受的人,所以我就该找个工作。

叶可摇了摇头说,来这里工作不是问题,但你的这些想法未免有些过于天真。

所以我才犹犹豫豫得,还好今天我遇到了您,您能否帮助我一下进入这个公司,接下来的就不用您操心了,我只是需要一个机会。

叶可看了一下手表说,今天时间不早了,改天我再联系你。

我点了点头,那好,姐,我留给你一个电话吧,您有时间的话给我好好上上课吧,到时候我再请您吃顿大餐。

我露出了一幅孩子般天真的笑容,叶可站起来走了一步又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盯着她,像用祈求神明一样虔诚的眼光,我说,怎么了,姐,有什么问题吗?

她说,你怎么能确定我就会打给你,你又怎么确定刚才我说得时间不早是在敷衍你。

我又立马露出了一幅无助的眼神,说,姐,我相信你是真的有急事,你赶快去忙吧,如果你怕你日后会忘得话要不你把你的电话给我吧。

叶可没有给我电话,也没有给我留下一个名片,而是直接走开了,我知道她离开的时候,一定在心里说我是个天真的对社会没有一点警惕感的孩子。

这就是我要在她面前扮演的身份,一个没有经过社会洗礼,对一切事物的认知都处于表面状态的孩子,她走后,我也在心里打赌,未来的一天,我一定会接到她的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