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文学 > 其他小说 > 洋葱素雪 > 心灵骗术(二)
阿君的办公室是在二楼,他带我出来之后,来到了二楼一个楼梯口的边缘,在这里可以俯视整个一楼的一切,让我觉得奇怪的是,阿君似乎很喜欢这种站在高空俯视一切的感觉。

阿君指了指一楼的一个角落,说,整个楼就是一片大商城,各种东西鱼龙混杂都在这个商场里,只有那个角落是我公司底下的店面,在城市的其他商城里还有其他我的几个分店。这里是卖得最不好的一个地方,同时也是员工离开比较频繁的地方,就像你所看到的,我的确善待我的员工,对于那些生活艰难的人我也会尽量提供给他们工作,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可以利用我的善良投机取巧,坐享其成,对于这种人我必定会采取一些措施,看到里面正在假装讨论工作的几个人了吗?这就是我跟你说得即将从我这里离开的其中几个。

是所有人吗?我问道,因为我仔细地看了一下,里面并没有洋葱。

一部分。

我具体怎么做?

看到那个坐在椅子上玩着手机的那个人了吗?我朝那边望了望,果然看到了那个角落里居然还蹲着一个人。

你敢不敢跟我打赌,今天中午工作结束的时候,她就会跑到我的办公室里跟我提出辞职申请。

她叫什么名字?

徐爱军。

我拿起那张纸看了一眼,纸上并没有写着她的名字。

到时候你就跟我一起坐在办公室里跟我一起见证这件事情。

那现在呢?我不是该去工作吗?

先什么都不要做。一个店面五个人,只有她走了,你才可以代替她的位置。

大概中午的时候,阿君坐在办公室里审批一些资料,他让我呆在办公室里随便干点什么,我就拿起一张报纸坐在他的旁边,到了中午的时候,办公室里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的就是今天我见到的徐爱军。

徐爱军走到阿君对面,先是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一定在心里猜测我的身份,而往往都是一些不好的猜测,我故意用报纸挡住眼睛,不想与他对视。

这是我的一个表妹,没有关系,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

他递给了阿君一张纸,应该是一封辞职信,他没有说其他的话,阿君也没有挽留,徐爱军就这么走了出去。

怎么样,被我猜对了吧。阿君举着那张纸对我说。

我并未感觉很神奇,说,我看那个人表情很不对劲,连句话都不说就走了,说不定是你们俩早就商量好来骗我的。

你能有这种怀疑心态让我很高兴,不过我要说的是我的确没有跟他说过任何话,而且他天生不善于面对面交流,但是一写起来就会锋芒毕露,看吧,就像这封信上,他写得天衣无缝,让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他,但是他真正辞职的理由并不是他所说的那样。

那是因为什么?

他其实是个不错的员工,最起码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对待客户也不马虎,跟身边的人关系处理得也不错,最起码看上去不错。

那为什么他还要辞职?

他有一个非常大的毛病,我估计他是一个信奉佛教,受过传统文化教育的人。他就是那种试图构建永恒的人际关系的人,对于他身边那些让他不高兴的人,他表现出了十分过分的大度,别人犯了错误他会原谅别人的错误,总之,他能接受一切让他不能接受的东西。

这样不是很好吗?古人说得的确适用。

那些的确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但最难的就是,这个世界可不会因为你的包容而突然明白一个什么大道理,他就是这样,他希望自己包容别人的错误,而别人就会像他一样,就会学习他的方法,但事实上别人有一套自己先入为主的想法,他们永远不会受到别人的感染,而他呢?想继续用一味的包容去维持关系,到头来,他一再得吃亏,一再地忍让,他始终不理解,为什么他身边的人就不能像他一样,他知道是自己遇到了一群顽固的人,于是他开始用沉默的方式对待其他人,他认为自己看透了一切,便不再跟这几个人交流,其他人呢,也开始了跟他有了隔阂,慢慢得他就想逃离这里,去寻找一些能够为自己所改变的人。

我不相信这是你当时的一瞬间所能想到的东西。

他说,的确,在我所有的员工里,我刻意地观察过他,我经过分析,才得出了结论,今天他和同事吵了一架,我就感觉他已经厌倦了,恰巧这个时候你在身边,我才像你诉说了我的预言。

除了夸你一句你狠棒,我还想提醒你一句你损失了一个员工。

你应该还意识到我所让你做得事情跟这个员工的离开有一定的关系。

当然,我意识到了不是主动开除他们,而是让他们自己选择离开。

所以,如何让他们选择离开才是你所需要思考的问题。

原谅我的愚笨,我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吗?是人都会有情感,这种情感左右着我们的行动,而且他的原理大体相同,比如捡了钱他会高兴,丢了东西他会难过。

听一个磨磨唧唧的讲话,他会厌烦,这算不算一种情绪。

阿君有些无奈,他知道我已经懂了这些,他开始了讲接下去的东西,他说,对于一些事物,他的情绪大体相同,只不过是根据他们自身的经验表现出不同的态度而已,就像刚才的徐爱军,面对那些让他不和谐的东西,他会选择忍受,还有之前的那对夫妇,他们用欺骗来掩饰对金钱的追求,当然还有你自己,你想用一种正常的生活方式来掩饰你的过去。

我有些不悦,为什么要提到我?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想让你更了解我的话而已。

那你为什么不说你自己?你到是说说你在隐瞒什么啊。

阿君说,好了,我再次向你道歉,我们可以跨过这个话题了。

我暂且平静了许多,奇怪的是他作为我的上司,为什么会容忍我跟他发脾气,难道这就是他对待任何人的方式。

他说,接下去,我会将你介绍给这个店里的几个人,而你必须再最短的时间里通过跟他们的交流,找到他们每个人身上的特点,这是你要做得第一步,接下去怎么做我会继续告诉你?

我感觉你真像个哲学家,似乎对人类的行为了解得一清二楚。

他笑笑说,当然,那是我年轻时的梦想,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所谓的哲学也不过是来用来解决实际问题的。

我也笑了笑。

他最后说,不过你要记住,我要教给你的可不单单是职场的厚黑学,如果你打算按照我说得做,你会有更深的发现。

我自然会听你的安排,我的大哲学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