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文学 > 其他小说 > 洋葱素雪 > 高楼远景(二)
在我睡着之前,还发生了一段小的插曲,我刚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本来打算直接冲进去一屁股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上一晚,可是我到了门口走进屋子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烟味儿,我特别讨厌烟草,我天生对这种味道感到敏感。可是我的家里除了我没有人其他人,而且就算有其他人,我允许他们在屋子里无法无天甚至可以肆无忌惮得搞破坏,唯一明令禁止的一件事情就是吸烟。

可是,闻到这股烟味之后,我不禁怀疑,我的家里是不是闯进了其他人,屋子里是漆黑的一片,我迈着细小的步子走到了自己的卧室前,隐约之中,我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声。

一个人说道,一切似乎都很顺利,唯一让我觉得自己做得错的地方就是我真不该把自己当做试验她的第一个人,我差点就因为自己这件事情跟自己的哥们决裂了。

另一个人笑笑说,什么哥们不哥们,就和咱们一样,利益链条断了,我们也就断了。

那个人吸溜了一口,似乎是抽了一大口烟,说,不要把话说得那么直接好不好。

当然,像我们这种人在一块儿,很容易就能猜透对方的心思。

当然,在我们各地达到自己的目的之前,我们暂时还是很好的合作伙伴。

所以,此时我要提醒那你一句,她现在和我们一样已经变得很难对付,有时候你越是觉得自己成功的时候,我们也就很可能失败于此。

这些我早就清楚,否则今天我们俩也不会一块儿来到这里。

他们俩说到这儿的时候,我故又蹑手蹑脚地回到了门口,很用力得开了一下门,我想趁机惊动他们俩个人也给他们俩反应的时间,果然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卧室里传来了几丝声响,然后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拉开了卧室的门。

拉开门之后,我没有开灯,而是隐约看到床上有一丝火星,屋子里巨大的烟味让我咳嗽了几声。

我对着坐在床上的那个男人说道,跟你说过多少次,我最讨厌的就是烟。

你怎么能猜到这就是我。

我哼了一声说,除了你,杜朗,没有人能够这么轻易来到我的家里。

在和他对话的过程中,我一直在试图用眼睛寻找刚才跟他对对话的另一个男人,我大概得看了一眼我的屋子,并没有从黑暗里很明显地看到一个人的轮廓,我关上门,开始在墙上摸索开关。

不要开灯了,我讨厌光。

你又不是僵尸你为什么害怕这些,以前你怎么也没有听你提起过你的这个毛病。

因为以前我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说着,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站了起来,并且在慢慢地朝我逼近,走得过程中他掐灭了烟卷,屋子里唯一的光亮消失不见了。

他问,事情办得顺利吗?

我说,如果你打算以后每天都用这种方式来问我,我劝你还是放弃跟我的合作,因为你根本就不信任我。

他说,事情才刚刚开始,我不过是想问一问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好在第一时间给你提供一些帮助。

我说,那倒不必。虽然出了一些问题,但并不影响最终的结果,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要不明白。

你说。他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胸膛紧贴着我的胸部。

我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她好像知道我的一切,我感觉一切都不像你说得那么简单。我说,说这话的时候,我开始试图从旁边躲开,结果他用自己的胳膊抵在墙壁上,挡住了我唯一的逃跑路线。

你也知道,你所说得一切,只要经过合理地伪装,他就成了很多人都相信的事实。说着他把头往我的嘴边凑过来。

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早就该猜出我心里所想的是什么,而当时的你根本就不相信,甚至你现在也不肯承认。我的脑袋已经紧贴在了墙壁上,当时他的嘴离我的嘴巴只有不到一寸的距离。

我突然扭动了一下脸。

他呵呵地笑了一下,说,这个动作的出现宣告了你的失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闪躲。

我只是受不了你嘴角的烟味儿而已。

是吗?这个理由的确可以说服我,但如果你面对的是其他人,他们或许不会为你的这个并不高深的理由而改变自己接下去将要做的事情。

就像这样。说着,他的另一只胳膊突然放在了我的大腿上,然后顺着大腿开始慢慢地往上抚摸,虽然我的神经绷得很紧,但是我的表情却很从容,尽管在这么黑的房间里,他根本看不到我脸上的任何表情。

他依旧没有停止,此时他的双手已经碰到了我裙底的内裤,我说,如果你当做是纯粹的试炼,我想你做得已经很不错了,但假设你纯属是在假借这样一个机会来满足你所说的不为人知的欲望,那么小心我会让这里成为你生前见到的最后一个画面。

他保持着这个动作大概几秒钟,然后突然松开了手,他说,好,非常棒,你就是该对我这样,让我根本分不清你是真的在配合我还是你内心就是这么想的,保持这个状态,另外,你永远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要知道,这个世界,很少有人知道你的这个秘密。

说完,他打开屋子的门走了出去,他走后很长一段时间过后,我才打开了屋子里的灯,光亮照进屋子的瞬间,我立马开始在各个角落里寻找另一个人,其实从一开始让我害怕得根本不是杜朗那些猥亵我的动作,我一直都在害怕那个在黑暗之中跟杜朗对话的神秘男人到底是谁。

他是谁,他是怎么进来的,他和杜朗又是什么关系,紧着让我纠结的问题是他刚才到底在和杜朗谈论什么,他又是怎么在我进来之后离开的这个房间。

慢慢地,我开始怀疑到底存不存在这么一个男人,或许刚才的一切根本就是杜朗自己一个人的自言自语,或许是杜朗自己向我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所设想的每一种都让我害怕,紧接着又让我怀疑,然后又试图去寻找新的可能,我就是在这种不断重复的害怕与猜忌之中渐渐的睡着的,我知道不管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我明天还要去面对我必须面对的一切。

在下一秒钟还未到来之前,事实总是有着无数种可能,而一旦经历了那一秒,一切都成了无法改变的事实,让我们难受又让我们恐惧的是,我们永远无法猜到下一秒将要发生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