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文学 > 其他小说 > 洋葱素雪 > 梦幻餐馆(六)
点完饭菜,洋葱跟我一起喝了一口红酒,他放下杯子说,我先替麦子,花兮,馒头谢谢你,不管是你无意间给我们做出的一些指导,还是提供给我们的免费的住宿,这些都让我们从心底里感谢你。

我笑了笑,为什么突然这么客气?

洋葱没有回答我,他继续说,其次我要替我自己跟你说声谢谢,以前我的确是个比较羞涩的孩子,对于爱情,我根本就没有想过,可是你的出现,让我突然有了一种自信,以前我本以为我这个人简直烂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我说,不要那么贬低自己,你其实很不错的。

洋葱说,现在我才知道我的确不错,以前我那过度的谦虚不过是自卑的另一种极端表现而已。可是接下去,我要跟你说句抱歉。

我突然放下了手里举起的酒杯,之前我所预感到的那种不正常似乎就要到来了,我问,为什么要跟我说抱歉?

洋葱喝了一口酒说,这句抱歉说得有些唐突,解释起来也有些麻烦,但如果你愿意听得话我可以给你从一个故事给你讲起。

我说,你本来就很少说话,既然有故事可讲,我当然愿意听。

洋葱说,我有一个朋友,她和我们一样是一个心中充满梦想的人,只不过她热爱的不是戏剧,而是舞蹈,她的父母死了,为了生计,她一个人来到了城市之中,后来,她曾经说过她会为了舞蹈一直坚持下去,可是后来,她居然成了一个妓女。

洋葱说到这里戛然而止,我问,你的故事就这么简单吗?

他说,的确,它就是这么简单,只要能够说明道理不在乎故事是否复杂,也不在乎讲述故事的方式是不是高明。我们心中所坚持的那些东西似乎毫无意义,仿佛我们吃不到最好吃的饭菜,住不到最好的房子,我们就永远都是失败者,可笑的是,她靠着这种被人唾弃的手段,通过从那些被他睡过的男人里获得赃款的方式,居然真的过上了比别人更加好的生活,结果,她就此罢手,不再做那些肮脏的工作,活在城市之中,试图去找回她最初的梦想,现在她也努力着,仿佛一切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可是她那段罪恶的生活,也从此消失了,而我们这些所谓的执着的人,生活的却又是那么痛苦。

洋葱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一直都在低着头,洋葱突然拍了一下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再听我讲。

我突然回过神,乱了说话节奏的我只能胡乱说道,啊,当然在听,那你和你的那个同学还有联系吗?

洋葱摇了摇头,然后又喝了一口酒。

我问,那这和你要跟我说得抱歉有关系吗?

洋葱说,当然有,就像我所说,我的过度谦虚不过是在掩饰自己,实际上我和我的那个同学一样心里对现实生活也有很大的向往,不同的是我的那种欲望并没有强大到需要像他一样去通过不正当的手段来满足自己的生活,我可以容忍自己过着一种简单朴素的生活,自己一个人住在那样的出租房里我也不会感到难受,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光顾及自己,我还要考虑到其他人。

我问,你的父母吗?还是你其他的家人。

洋葱说,这个人是你,我不想让你跟我一样在那样的环境里生活。

我听到这里突然笑了,说,没听说过贫贱夫妻百事哀吗?他的意思不是说每一对贫穷的夫妻生活处处都困难,而是说一起经历过苦难的夫妻有了那种情感基础,他们才会更加珍惜彼此,才会为另一方的死而哀痛。

洋葱说,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但是我知道那些都是你们一时情绪化而说出来的冠冕堂皇的话,一旦你们生活起来,就会发现那样的日子多么煎熬。

我说,我没有发现此时的我们有多么困难,况且我们不就快要成功了吗,我们的成绩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洋葱说,你真的太单纯了,事情永远都不像你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我说,好吧,我大概了解了你的心里,你不过是担心受怕,害怕生活中所出现的种种困难而已,有为名人说过,发现问题比解决问题要简单的多,既然我们都发现了问题,那么还有什么不好解决的吗?

洋葱说,的确,我采取了更加简单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我早就猜到你今天会说这些话,我也害怕自己会被你的话而改变主意,所以在这之前我早就通知了麦子他们搬出了你的家,我也跟他们说不能再连累你,他们也都同意了,并且刚才的那句谢谢也是他们让我带给你的,所以我要跟你说抱歉,喝完这杯酒我们就各奔东西吧。

说着,洋葱自己一个人喝了一杯酒,就在洋葱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的手已经松软,停在手里的酒杯也已经从我的手里滑落出来,我说,洋葱,我现在有一个猜测,我怀疑你是在考验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你而故意跟我开得玩笑,现在我需要你再次亲口告诉我你刚才说得那些话都不是骗我的。

洋葱说,当然不是骗你的,等你回去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麦子他们几个人都走了。

洋葱说着也要走,我从后面拉住了他的胳膊,说,好吧,我接受这个事实,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再次确认一下,你告诉我你就是因为你害怕我跟你们一起受苦所以你才这么做的,而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他说,要怪就怪我太懦弱,要怪就怪我自己永远过不去自己心里的这一关,你也知道,那些艰苦的日子,如果日后跟人说起,人们会觉得那是潇洒,那是生活阅历,而发生在当下,人们会觉得那是可怜,会被人嘲笑,所以,只能怪我太过虚荣。

我坚定地望着他的眼睛说,既然你这么确定,我让再跟我发一次誓,你之所以这么做不是因为不喜欢我。

洋葱犹豫了一会儿,最后他说,我不是不喜欢你。

我说,那好,假设哪天你真的熬过你所说得艰苦的日子,你还会找我吗?

洋葱说,当然会。

我说,这个答案我很满意,那你走吧。

然后我就看着洋葱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我不是一个演员,这点洋葱也相信,但那次却是我整个人生中表演得最成功的一次,真实到让洋葱可以没有任何负罪感而潇洒离开,来这家餐厅的人,要么是情人约会,要么是情人分手,要么就是几个人庆祝自己的成功,要么就是失意的一群人在这里一起痛哭,洋葱走后,我用吃来掩饰自己,真实到让所有看到我的人都以为我只是单纯地来这里吃顿饭而已。

我之所以一直在演是因为我的心中还有一丝希望,但这种希望不过是无边黑暗里的一丝光点,我心里一直都在猜测也许等我回家的时候,真的会有我所猜测的那种惊喜出现,虽然这希望很小。

直到我打开了门,看到屋子里空荡荡的一片我才卸下了自己华丽的伪装,我靠在门上,身体顺着墙体滑落了下来,我抱着膝盖,开始失声痛哭,我看着我们之前一起待过的屋子,一丝丝画面涌现脑海。

我在他们最落魄的时候主动加入,却在他们最辉煌的时候被动离开,除了让我此刻的意识消失殆尽恐怕再也没有能够让我安稳度过接下去生活的方法,黑暗之中,我似乎看到自己的血肉在一点点儿被蚕食,身体由一开始轻微的疼痛感变得麻木起来。

直到我完全失去意识之前,我用自己最清醒的头脑在心里对昔日曾经和我并肩作战却突然一声不响离开的战友说,为什么你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愿意和你们一起共度苦难的人。

所有该有的感慨都结束之后,我的理智告诉我也许弄清楚洋葱那天坐上火车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能弄明白他突然跟我说这些到底是为什么。

我还想说得是我不是那种能够轻易喜欢上一个人的女生,我之前并没有过男朋友,只有洋葱,才让我义无反顾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